Educational Research 教育研究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发布时间: 2015-06-08
来源:
浏览数: 18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CC讲坛(第七期)”于2015年5月22日在北京举行。“泉源高中实验班”创始人、蒲公英智库泉源高中实验班首席导师张良出席并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

 

2012年4月,我在河南一所名校听课。那是一节高中的班会课,除了班主任低沉的讲话声,全班鸦雀无声,每个人纹丝不动。那是高一,但已经在开高考动员会,班主任讲话之后,学生轮流上台一脸严肃表决心。班上气氛压抑沉闷,我听到一半就离开了。几天之后,我在山东一所课程改革的名校参观,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情景。课堂被学生占据,人人争先恐后地上台演算题目,互相讨论,老师只在恰当的时候指点。后来,我在广西一所超级中学和校长交流,她是语文特级教师,给我讲了教学上的一个困惑。就是讲解《纪念刘和珍君》这篇课文的时候,涉及到民国的历史背景,她以自己读书时的历史知识来介绍,但心里没底。后来她去问了历史老师,才知道史学界对那段历史评价已经不同了。她想,如果两科老师一起备课就好了。

这是2012年开始,我的教育创新研究历程中常常出现的一幕,这三个场景也显示了中国教育的现状。此前我主要在新闻媒体工作,那时刚刚完成一本记录汶川地震的专著,正准备对人生方向做出新的选择。仔细考虑之后我选择了教育,我想知道大家天天讨论的教育,到底在发生什么?在教育真正的一线,也就是学校和课堂里,除学生跳楼,捅死老师或者高考状元揭晓之类的新闻之外,我们还能知道什么?我想坐在学生和老师身边,看看是否能感受到某种让人惊喜的东西。

让学生放眼整个世界

所以,2012年上半年,我开始疯狂地搜集各种教育创新案例,到各地的创新学校考察。这个过程让我大开眼界,也让我知道,在中国教育的一线,的确有众多变革的力量在默默生长。
半年后,当我面对数百个案例时,我开始思考,教育到底是什么?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我相信,知识不应该以教材这样的面孔呈现,学习不应该靠高压来驱动,教育的成效不应该用分数来衡量。那么,是否存在一种可能,让真实问题驱动学习,让认知逻辑取代学科轨道,让思维培养优先重复训练?最终,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效率。

我想,把我看到的分散在各个学校的创新做法集成在一个教育平台上,这个梦想也许有希望实现。这就是泉源高中训练营最初的由来。

有想法就要行动,在江苏茅山的一个山村里,我租下一户村民的闲置房子,两层楼,前后300多平的大院子。开始了泉源高中训练营的教育改革实验。

这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一年的租金仅仅4000多块。整修了厕所、淋浴间和厨房,拉好了网线,在墙上钉好了黑板,开始招生了。

我打印了一些宣传单在附近的村镇发放,但村民们看起来不太理解我的做法。最后,终于有一个学生来找我了,他当时已经在南京读了一年的职业高中。为了显得正式,我列了一份有20多个问题的面试单,向他逐一发问。但那时我心里其实想的是:只要你留下我就收。运气不错,他留下了。后来,他一个准备读职业高中的朋友也加入。我的一个做公益的朋友从贵州送来了三名苗族初中毕业生。泉源训练营终于在2012年8月20号正式开张。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第一批学生

中间这三位苗族少年曾经上过的小学是这样的(见下图),这就是贵州著名的中洞小学,设在一个巨大的溶洞里。在来泉源之前,他们最远只到过县城。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中洞小学

上个月我去贵州看望了这些学生,他们已经升入高三,因为户籍的限制必须回原籍参加高考,所以最后这个学期回到了家乡备考。十几天后我们就可以知道高考成绩。不过,在泉源三年的学习,这个成绩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阶段性记录而已,他们已经有充分的意愿和能力来规划自己的人生了。

这三名学生两名准备去意大利留学,一名希望就读上海一所特别的精英型大学兴伟学院。三年前,这是他们不可能想象的目标。

就像处境的变化一样,他们的世界从一个山洞变成了全球。

我想,他们基本做到了泉源对学生未来的设想:培养认识世界和自我、想象未来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是一个很高的目标,意味着学生在泉源的三年要学习比一般学生更多的东西。要做到这一点,学习必须有不一样的方式。

 

重组学习模块

在那个农家小院,开学后第一周,我领着五名学生做的第一件事看起来有些奇怪:把高中九门课三年的120多本教材堆在桌子上,让他们把这些书撕开。

我并不是仇恨知识,我只是想给教材“整整容”,希望给学生创造一个全新的知识情景。我把教材的全部目录打印出来贴满墙壁,让学生们用几天的时间来观察分析它,最后运用自己的常识和感觉来提出新的编排结构。大家很快看出了问题,虽然这些知识他们还没有开始学习。

在那一周的时间里,每个人把自己从教材中提炼出来的知识主题写在黑板上,然后逐一讨论确定,最后形成了20多个学习模块,而学科的界限自然地消失了。这是撕开后重组的教材,我们1.0版本的自编教材。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教材1.0

随着新老师的加入,我们的编辑力量更强了,有了我们2.0版本的教材,看起来更正式一点了。从封面可以看到,主题模块包括世界政治思想与制度、全球文明史、建筑与城市、基因工程等等。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教材2.0

这些新的学习模块包含了国家教材的全部内容,但建立了新的学习逻辑。比如说,政治教材必修一的主题是经济生活,而历史教材必修二也全部讲的是经济主题。还有,地理中的经济区域规划,以及旅游地理,不也都是与经济有关吗?当这些分散的知识被合并在经济常识与经济史模块中时,知识的逻辑关联更加清晰了。

还有,高中物理第一册需要学习力的合成与分解,有一个强大的数学工具平面向量可以帮助学习轻松完成所需要的运算。可是,这部分数学内容在高中数学必修四中。在泉源的数学物理方法模块中,这两部分知识不会再相隔一年,而是同步学习。

 

变革学习方式

除了重组知识结构,我给学生设定的学习方式也出乎他们意料,泉源的学习特征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形容:问题驱动、专题研究、融合学习。

如果学习靠问题来驱动,那么问题从哪里来?其实,问题就在身边。

那时我们在山村里,每天的生活垃圾没有地方扔,我问他们:“谁愿意研究这个问题?”有一个学生愿意,但是,该怎么做呢?好吧,我可以提供一点帮助。我发给他一条学习任务单(见下图),塞给他一堆教材,还有一台电脑,然后剩下的事情由他完成。很快,在仔细分析整理了所有信息后,他发给我一张表格,上面详细列明了有机垃圾、水和固体废弃物的不同处理方式,什么物理法、生物法、化学法,以及各自的利弊。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任务单

就像这样,生活中就会遇到无数的问题,它们都是知识学习的切入点。

比如,在泉源每天学生需要轮值做饭,而苗族学生对微波炉有点害怕,因为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东西。微波炉嗡嗡作响时,他们总是离得远远的。为了增加“恐怖气氛“,我发给他们一篇网络热门文章(见下图)。里面的描述很吓人,什么微波炉煮热的食物会把癌细胞养得肥肥壮壮之类。这下子更要炸锅了,当然,我并不是想恶作剧,而是要顺势交给他们一个研究任务:微波炉是如何加热食物的?和垃圾处理问题一样,我给出一些指引,他们开始急迫地查找资料,因为这可与自己的健康有关。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微波炉热门文章

这样一个研究任务将让他们深入学习物理学科中电磁场的知识,化学中水分子的极性等概念,以及生物的细胞结构与功能等内容。一个专题贯穿了三门理科的学习。

在泉源,每位学生都有电脑,所以他们每天可以很方便地阅读各种新闻。在和真实世界密切接触的过程中,学生的好奇心更容易被激发。人类的这种天性完全可以成为老师最强有力的助手,而老师要做的,就是创造各种激发学生的学习情景。

有时,连电影都可以成为不错的学习发动机。有一次泉源的数学老师组织大家看了一场电影《决胜21点》,电影讲的是一名数学教授带着一群聪明学生在赌场上利用知识赚钱的故事。电影情节很吸引人,老师当然不是想让学生学习赌博去,而是提醒大家注意台词里提到的很多概率统计方面的术语,比如“正态分布”“古典概型”等。这些词引起了学生的注意,这顺理成章地成为研究任务。最后,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在学期末的各项事务喜爱度调查中,“赌博中的数学”这个专题获得了学生的最高票数,甚至超过了海边露营活动。

当学习和真实的世界结合时,它会展现出丰富多彩的一面,就和现实世界一样。而当它以一种索然无味,甚至面目可憎的方式呈现出来时,我们也很难责怪学生呈现出同样的面孔。

这样的学习方式看起来很有趣,但是,常有人会问:这样一种好像很随机的碎片化的学习方式如何兼顾知识的系统性呢?对这个问题,在泉源学生身上我也看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在上面那个微波炉工作原理的专题之后,学习继续推进,将电磁学的基本概念进行了一轮梳理,并全面了解这些核心概念当初产生的研究过程。当众多的经典物理实验集中呈现出来后,欧洲科学大发现的历史画卷开始展开,最后是促使人的思想大解放的启蒙运动和宗教改革,这已经是高中历史的核心内容了。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学习递进

这些专题从理科跳到了文科,它们支离破碎吗?从学科角度也许是这样,但是,在学习者的心目中,它们是内在逻辑高度关联,互相连为一体的知识群。当专题越来越多,零散的知识自动串联成知识网。在这张网中,学生既可以学到所有应该学习的高中知识,又能方便地发展自己的个性需求。泉源第一届的几名学生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完成了100多个专题。
当知识学习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进行,泉源学生就可以拿出相当的时间,在更广阔的自然和社会里发展自己的其他才能。

去年这个时候,全体师生到深圳大鹏半岛的海边进行了一次约5个小时的徒步(路线图见下)。非常崎岖难行的路线,最后以一场野战结束。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徒步路线图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野战

有时,我们会花费4天时间来参与某场公益活动。去年在“壹基金”举行的公益论坛中,我们带着所有的学生承担了四天全部的会务工作,他们最后完成得非常漂亮。

偶尔,还会参加一些特别活动,比如相亲节目。当然我们不是让他们相亲,而是让他们了解电视制作工作。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相亲节目

就在今天(会议当天),泉源重庆班的学生将到达江苏,进行为期三个星期的游学。

开启心中的泉源

当我创立泉源时,我有一个坚定的想法:绝不做一个自得其乐的东西,我希望泉源模式能影响更多的学校。我也非常高兴地看到,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和泉源合作,在校内开设泉源实验班。上个月,中国高考的旗帜之一湖北黄冈地区的一名教育局长带着校长和老师来泉源呆了两天。走的时候告诉我,希望下学期就在黄冈开设泉源实验班。

这样一个高考旗帜为什么要引入泉源?局长告诉我,普通高中有的泉源都有,包括知识的学习更深入和更有效率。同时,泉源还为学生提供了更多个性化选择的机会。他说,这不就是所有教育人和家长梦寐以求的吗?

两年多以前,当泉源训练营还没有开始运行,我天天孤独地坐在那个乡村等待第一批学生到来。我女儿那时刚读完初一,她利用暑假来看我。她说,我会来这里读书。女儿是我创办泉源的动力之一,我不忍心看着她和无数学生一样,在人生最灿烂的三年里在僵硬的体系里度过。现在,她正在泉源读高一。最近她正在做一件事:在网上众筹和寻找兼职,要挣到广州到重庆的机票钱。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张良:学习不应该靠高考来驱动

众筹

就像她自己在众筹宣言里说的,她其实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她决心克服胆怯,去感受和认识真实的世界。

和最初的三名贵州学生一样,她被激发了,她心中的泉源被打开了。这就是泉源高中训练营存在的意义,我相信这也应该是所有教育的意义。

当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当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当一颗种子随风撒落,当一场春雨润物催耕,我们期待了解,你是哪一朵云,我是哪一棵树,他(她)是怎样的种子在哪里生根。谢谢你的关注,期待你的点评与建议,更盼望,我们成为教育的世界里,遥远的朋友和最近的知己。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350
    2017 - 07 - 12
    发现真正的学习近年来,国内教育界逐渐兴起一种新的学习形态。随着这种形态的延展和推进,它几乎成 为了课程改革绕不开的关键步骤。它,就是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简称 PBL)。其实,PBL 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新概念,一百多年前杜威提出“做中学”“学生为主体” 时,PBL 就已萌芽。又由于 PBL 本身具有混合学习模式的特点,国内教育者常常把 PBL 和探 究性学习、主题式学习、综合实践活动等相混淆。那么,PBL 究竟是什么?它凭什么获得这么多关注,它的优势在哪里、难点又是什么?如 果学校要采用 PBL,该如何做?在本期杂志中,我们试图回答以上问题。选择美国High  Tech  High特许学校(以下简称HTH)作为封面报道,是因为HTH从建立之初就确定了完全以PBL 模式办学,17年来,让学生通过PBL 对学习产生兴趣,在解决问题中真正地学到知识和技能成为HTH 的办学宗旨。HTH的重心不在于PBL本身,而是支持PBL 常态化实施的整套体系:项目联合设计与角色分配机制;提供参与动力的社区展示之夜;老师的招募、聘任与培训制度;工具与环境;更底层的软技能培训等等。我们可以看到,HTH 没有沉迷在PBL的概念中,而是基于问题洞察,将最大的精力和资源放在通向目标的道路建设 上。在实施中,PBL 对教师的过程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将学科知识打碎融入一个个项目内,也是极大的挑战,因此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似乎有点令人望而生畏。但也有学校走在前头,勇敢地进行尝试并不断完善。在“跨学科的挑战”这个板块,我们就介绍了比如蒲公 英泉源学校,2016年9月开始实施...
  • 点击次数: 123
    2017 - 07 - 05
    今天的学校教育形成于机器化大生产时期,当互联网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随之发生重大变革。特斯拉在招聘时想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为未来社会准备人才的学校显然已不能只注重知识的灌输。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有三所进行教育创新实践的学校分享了各自的经验,你会发现,在他们那儿,个性化、培养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才是核心。学校要教孩子骑自行车,老师们忙着开相关讲座,捧着《自行车教科书》照本宣科。学生们熬夜苦读,只为记住那些五花八门的自行车零部件名称。他们需要在考试中默写这些名称,可能因为拼错“变速器derailleur”这个词而被扣分,并因此失去自信。为了考上一所顶尖的自行车大学,他们需要夜以继日地准备BAT(Bicycle Aptitude Test)考试,考题可能长这样——在常规的竞赛用自行车曲轴中,前车轮上有多少个齿轮?a.7 b.9 c.13 d.39 e.53有些学生在考试中被刷,有些继续挣扎,就是没有人真正骑过一辆自行车。听着很可笑是不是?这是哈佛教育专家Tony Wagner与风险投资人Ted Dintersmith在他们合著的《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一书中所描述的情景。BAT考试当然是杜撰,却一针见血地讽喻了当前脱离社会现实、被标准化考试牵着鼻子走的教育怪象。美国教育家、实用主义哲学创始人约翰 · 杜威说:“如果我们按昨天的方式教今天的学生,就等于掠夺了他们的明天。”死记硬背、重知识轻能力、以考试作为主要甚至唯一衡量手段……这是传统学校教育的特征,也是它为人所诟病之处。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人士已达成一种共识:以集体授课、标准化考试为主要标志的现行学校教育产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它曾经高效地为那个时代培养人才,却已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对人才的新要求——从理念到形式,我们的教育...
  • 点击次数: 105
    2017 - 06 - 30
    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这些发生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今天,推荐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的故事。这所中学的建立,抛弃了加州的课程标准,放弃了考试为目的的分学科教学体系,跳出了只雇佣师范学院专业教师的局限,彻底采用项目制跨学科学习。这里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 起初,父母们充满疑惑地把孩子送到这里,随后经历了紧张、焦虑、感动和惊喜等各种可能的情感体验。但98%的大学入学率,成功打消了父母对这所学校的疑虑,随后的17年间,High Tech High成功复制,增设13所学校,并将教育延伸到了初中和小学。记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按字面意思翻译是《极有可能成功》)就展现了High Tech High的各方各面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关于教育改革的深入思考,是教育纪录片里的经典,不仅获得了各种电影节大奖,还在美国上千所学校巡回放映,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就像AltSchool一样,很多人可能都听说High Tech High,但是我在看完这部片子后,除了内心的震撼之外,还是思考了良久。(点击观看Most Likely to Succeed的预告片)理想的学校应像儿童博物馆现实中孩子只关心如何考试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100多年前,教育改革者就已经知道了方向,而100多年后,才出现High Tech High这样一所学校,谨小慎微地告诉人们,这一次改革“极有可能成功”?纪录片里High Tech High的教室,就像一间间儿童博物馆。100多年前,对当时教育系统不满的教育...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6 - 04
    一个初夏的周五,我匆匆赶到蒲公英泉源学校,处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刚从北京转来的一位学生,又在学校打架了,这已经是他入学后第三次对同学大打出手。合作方校长打电话说,这样的学生放任不管,双方的合作就会面临全校师生的质疑…… 学生姓韩,在其它学校因打架退学,父母各种保证之后入学泉源,此刻再次面临退学的选择。这个上午我陪着他在学校操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从双方保持戒备的谈话,逐渐聊到各自对学校和社会的看法。长时间交谈后我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他的语言学习能力、团队组织能力都非常强;对社会问题的见解超乎很多成人;对友谊、品格有着比普通人更高的标准;思维方式更是异于多数高中生——这导致他几乎没有朋友,人际矛盾时时处处……我意外地因这次交谈,触发了一场办学观念的更新。我想:这样的学生如果总是退学了事,那我们为什么要追求办更好的学校呢? 我告诉韩同学:也许正因为你自己内在的不凡,所以对环境、老师、同学、友谊等,都有着过高的“审美要求”,并渐渐产生对抗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全是你的错;但学校有局限,只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设计一切。我建议他: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或者在任何环境里,你都要学会一个技能:懂得保护自己,一方面适应学校环境,一方面保持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说这一切的时候,很清晰地看见韩同学的眼睛渐渐亮了,整个人在空旷的操场上放松下来;他说原来自己还不算是无可救药,尽管父母和老师早已这样定义了他……他婉拒了我的“再一次机会”,最终转走了。我深深痛惜他的离开,终于体会到一个办学者的极度无奈:当一个孩子被某种机制所驱逐,其实并不是上苍颁给了他“无可救药”的“证书”,而只是揭示了整个“社会与家校系统”单调无力的现实。这一期杂志,献给所有“非优质生源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此刻新学年招生多半结束了。也许你会再一次发现,数以百计首次走进校园的孩子们,那些让人一...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4 - 19
    今日叙事国际舞蹈委员会在1982年提出将4月29日定为“世界舞蹈日”,以纪念现代芭蕾舞之父Jean-Georges Noverre,同时增加大众对舞蹈的重要性的注意,并希望各国政府在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中为舞蹈提供空间。 放眼今天的教育——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卸下19世纪以来“教育工厂”镣铐的最佳途径,重新定义知识、学习、教育、学校,从而能够在知识经济和人工智能时代,跳出一支更自由、优雅的舞蹈。 假如教育是一支优雅的独舞,这6所学校告诉你如何跳得漂亮综合编辑/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4月中旬,先是衡水中学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开分校遭到浙江教育人集体发声抵制一事,刷出堪比《人民的名义》的热度;后有杭州某学校将学生分成“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等引起争议。也许围困与突围、枯朽与新生这两个似乎矛盾却并存的事实,构成了当代教育的真实图景。但依然存在一些零星的、自发地、弱小的新学校和新教育,昭示着季候演化和潮流转变的信息。今天,就一起走进它们,看他们跳出了怎样的舞姿。 全人之美:过一天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内蒙古自治区罕台新教育实验小学(以下简称“罕台小学”)成立于2010年8月,缘起于“新教育”研究团队与当地教育局的合作,是国内第一所全面、完整地践行新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的“新教育”实验小学。 罕台小学干国祥校长说:“要阐释我心中理想的教育很简单,就是我常跟老师们说的两句话:让自己开出一朵花来,让整个世界感受到你的色泽与芬芳;让每个与你相遇的还变得优秀甚至卓越,不抛弃任何一个。” 在大力提倡教育理念革新的今天,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好的教育是“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但什么是可良性循环的“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罕台小学有另一种答案。 在这里,“以孩子为中心”不是简单的无拘无束或任其发展,而是每一个...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犀牛云》 《犀牛云》 《犀牛云》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3 - 2017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