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al Research 教育研究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发布时间: 2016-01-08
来源:
浏览数: 27

“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当下的各国媒体常常如此形容当下的芬兰教育——对这个评价,教育界很多人赞同,当然也有人反对。

而对我们将要深度透视的罗素高中,说这是“全芬兰最好的高级中学”,却几乎没有人会表示不满——因为,这是芬兰人的共识。

些年,全球教育人争相前往芬兰取经,以此获得教育改革的经验、尺度和勇气。而位于赫尔辛基市的罗素高中则是必然目的地。这所成立于1891 年的百年老校,在全球率先成功实践的“不分年级制”改变了芬兰的教育体系,并让世界各国对芬兰教育刮目相看。

不分年级制实验,萌芽于1950 年代的美国和德国。然而,一种教学组织形式的变革绝非易事,它涉及整个教育系统方方面面的转变,所以这一教学模式只在很小的层面上影响着欧美学校。

20 世纪60 年代,不分年级制教学实验在芬兰高中的成人夜校里出现。1970 至1980 年代初,芬兰全国多个高中也开始展开小规模实验。

然而,这些都是星星点点的火花,并没有形成广泛燎原的态势。改革的转机则起源于,有着100 年历史的芬兰知名学校罗素高中,下决心全校推广不分年级制教学,将整个学校形态做出“破而重建”的改变。一夜之间,罗素高中成为芬兰第一个名副其实“不分年级”的学校。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罗素高中校长Ari Huovinen 告诉记者:“在旧的教育系统中,学生如果错过了课程就必须补上,否则即使无力跟随也得被迫与其他人捧着相同的教材,并为此煎熬三年。于是我们期望建立一个成熟的教育系统:每个学生都可以创建自己的学习计划;他可以一边寻找自己未来理想的目标,一边学习与未来相关的课程。


另一方面,在这个理想的教育系统中,如果学生因任何问题暂时中断学习,等他有时间时,就可以回到学校自然而然地接着再来。在这样一个系统中,有天赋的学生甚至可以加快学习进度,提前毕业。”

而为了实现这样的教育目标,罗素高中在实践中做出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尝试,芬兰教育界也因此从观念和方法上建立了变革的信心。

1991 年1 月1 日,《芬兰高中教育法案》颁布,全国性的变革终于发生。法案做出明确规定,所有芬兰高中都应采纳“不分年级制”的教学模式。而这一体制,为芬兰教育在世界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不分年级制”基本框架 

 

(一)实行弹性的学制和学程制

罗素高中将过去固定的3 年高中学制改为较有伸缩性的2~4 年学制。不同的学生可以根据自身的智力、学习基础、学习进展计划和学习兴趣等情况,在完成学校规定学分的基础上,自己决定用2 年、3 年或4 年完成高中教育。这种弹性学制的实施,充分照顾了学生的个别差异,有利于每个学生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科学地制定学习计划和合理安排学习进度。

刨除法定休息日,罗素高中每学年的190天不再以上、下两个学期来安排学习,而是分为5~6 个学程。每学程包括6~7 个星期,各学程最后一个星期为考试周。实施学程制使本学程内的课程设置相对集中,利于学生掌握所学课程;也利于教师集中精力在短时期内将某一课程讲授得比较透彻。

在罗素高中,学校不推荐学生为了赶进度而玩命学习,所以给出了毕业规划参考:“每年通过5~30 个课程模块”。如果你的学习进度快,且没有其他活动安排,那么最短可以花2年(8 个学程)的时间完成学业,而少数进度较慢的学生,则需要4 年(18 个学程)。事实上,90% 以上的学生都需要花3 年(13 个学程)时间学完整个课程模块。

罗素高中还研究了学生的群体特点和注意力集中时间。根据研究结果,学校在 2002 年把每节课 45 分钟改成了 75 分钟,并且每天最多只安排5 节课。课时的延长不仅使学生在一节课里有更多的时间去理解和实践知识和技能,也使教师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利用先进的教学手段。

 

(二)编制“模块”课程

为推行课程体系改革,芬兰全国教育委员会于1994 年1 月5 日颁布了《芬兰高中教育课程框架大纲》,规定了相应的高中课程框架。

程框架将高中课程分为三级,分别为学习领域、科目以及学程。课程的最小单位从以往的科目细化到了学程,即将一个科目按照学习内容的多少和难易程度分成若干个学习模块。高中学校的课程大纲的科目主要包括母语和文学(芬兰语和瑞典语)、外语、数学、自然科学、人文学、社会科学、民族学、身体和健康教育以及艺术和实用科目。以芬兰语母语和化学两个学科为例,如下表: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高中阶段的学程又分为三类:(1) 必修学程,是每所学校必须开设的学科学程,也是每个学生必须完成的学程。(2) 专业学程,是对必修学程的拓展和加深,学区和学校可以根据国家的指导性建议设立。(3) 应用学程,是为学生提供一些专门的知识,它可以是对已经学过的科目进一步学习,也可以是其他校本或地方性相关科目。应用学程主要由学校自主设置,也可以与其他教育机构合作开设,国家不作统一要求。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从上表可以看出,每个学生在整个高中教育期间至少需要完成 75 个学程的学习,必修学程在 47~51 之间(占全部学程的60%~65%),专业学程至少要修 10 个学程,其他可以是应用性学程或其他学校开设的选修学程。


(三)开发个性课程

在芬兰,为了满足不分年级制的需要,大部分学校都开设200 门以上的课程,而国家规定的必修课程(45~49 门)和专业课程(60 门左右)只有100 门左右,因此,超过50% 的课程都需要学校自主开发和实施。在这里,学校和教师对于课程的自主权得到了最大的体现,老师可以任选全国近10 家出版社编辑的教材用作自己的课程材料,也可以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进行课程教材的校本化编写。由于教材的市场化、多样化,教学自由度高,甚至同一课程里,教师也可以使用不一样的教材授课。

在罗素高中,采用国家制定的“核心课程”和学区、学校制定的“地方课程”相结合的模式教学。地方课程不是随心所欲设置的,而是根据国家教育事务委员会制定的课程设计指导精心设置的。罗素高中将所有学科按照领域、课程和模块三个维度,分为母语(芬兰语)和文学、数学、外语、生命科学的宗教和哲学、环境科学与自然科学、工艺品和艺术等13 个领域,下设物理、生物、音乐等38 个课程,每个课程按内容分为3~15 个模块,总计300余个模块。
核心课程大概每10 年修订一次,最近的一次国家核心课程修订是在 2010 年,关于高中学校的国家目标和课时分配的政府法令也将会革新,目的是使新的课时分配和新课程在2016年8 月1 日付诸实施。

其中不乏学校自身特色的课程,包括古代文化史、埃及学、机器人学科、生物化学、社会心理学与创新写作等。近几年,罗素高中在艺术、体育方面也开发了许多新颖的课程,如图形艺术、电影和摄影、乐队活动、攀岩、射箭、帆船、速降滑雪、舞蹈等等。
由此可以看出,不分年级制的课程无论在设置程序上,还是在结构与内容方面都不同于传统的课程,课程主要通过国家颁布国家核心课程框架来规定课程的基本内容和方向,地方政府和学校在遵循核心课程框架的基础上有一定的自主权。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选课是这样发生的 

在谈到罗素的学生的时候, 校长AriHuovinen 常常称他们为“人肉海绵”,只要学生对某个方面感兴趣,他就可以选择相关的课程,深入地研究下去。“课程安排应该因人而异,有多少学生,我们就要提供多少课程设计。”Ari Huovinen 说。

对于学生来讲,选课通常是这样开始的:进校时,每个学生会收到一本封面上印着史努比小狗的“绿皮书”——《学年计划书》,共计51 页的篇幅介绍了学校和老师概况、学校全年规划日历表、教科书列表、课程列表、选课信息及学习要求等。而课程明细表中,又包括对课程的总体介绍、课程设置、备科详情、任课教师、选修必备前提条件等。《学年计划书》的全部内容公布在校园网上, 以便学生随时查询,为自己的学习进度做规划。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对于知识的掌握程度和兴趣,制订自己的个性课程表,他们只需在校园网相应的课目栏内输入自己的学号,即可选课成功。一般来说,只要有8~10 名学生选择同一门课程,学校就会提供条件开设。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每学程参加同一个模块的学生人数控制在45 人以内。每学年的前两周为试学周,如果学生上了两周的课程发现很不适应,可以退选本课,并重新选择其他课程学习。

除了必修课程和专业课程,每年学生入校时都会发现《学年计划书》中又冒出一些新鲜有趣的课程,包括汽车修理、汽车驾驶、数码课程、古老文化等。

此外,学校还鼓励一些成绩突出或有特殊专长的学生,根据学校与大学间的协议,选修大学课程或利用大学的教学、实验设备进行研究工作,其学习结果计入高中学分,大学予以承认。这种灵活的课程设置不仅使课程内容更加丰富多彩,而且给学生创造了较为宽松的学习环境。“在罗素高中,700 个学生几乎没有两个人的课程表完全一样的情况。”Ari Huovinen校长说。

而对于老师来讲,选课的流程则开始得更早:每年2 月之前,罗素高中的老师们都要在校长Ari Huovinen 的带领下开展课程设计,编制本年度的《学年计划书》,他们的任务是按照芬兰教育部颁发的“国家核心课程”与赫尔辛基市教育部门联合制定课程总目标,根据学校实际,设计适合于整体规划的所有课程。同时还要设计本年度将要举办的讲座、培训的类型和内容,以及与哪些国家的哪些学校进行项目合作。

芬兰的课程领导自治权是顺着“全国教育部- 地方教育主管部门- 校长- 教师”的路线下滑到校长和教师手中的。因此,在课程开发、制订和实施方面,“校长间接领导、教师专业自治”是罗素高中最贴切的标签。校长组织、领导本校的国家课程落实工作,也负责将国家核心课程转化为各自学校的具体课程。也就是说,虽然负责编写本校各门科目课程的是老师,但最终定稿的还是校长。

在罗素高中,学校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委员会研究学校课程设置,这个委员会由校长、副校长、在校学生(3 人)、教师(23 人)和本校毕业生(30 人)组成。课程设置的工作主要包括两个过程。一是课程设计:校长负责组织所有的课程设计工作,同时每一位教师要负责设计他们所教授的课程。学校设有专门的课程设置团队,主要负责设计不同的课程,还有专门的课程设置协调小组。学校还要设计各种讲座、培训以及和大学的合作项目。二是课程开发:校长每一学年都要制定年度课程计划,使整个课程更加具体,而年度计划的模式由教师大会和学校董事会来决定。

校长Ari Huovinen 期望每年的课程设计都能“让学生有发现的喜悦”,这也成为罗素高中在设置课程过程中的一大宗旨。因此,为了保证课程的高质量,罗素的老师们成了大学暑期班的常客,“罗素高中的老师爱学习”在家长口中也出了名。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学习是这样开始的 

罗素高中的历史课教学

上课铃响后,教师和学生进入教室,通常师生会先共同讨论上堂课或者这门课的议题。然后,学生会读一些教科书或讲义,并与一位伙伴做口头讨论,之后老师会做简短的说明。

一般来说,学生都会将重点内容做笔记,因为教科书的叙述一般都比较长,做笔记的方法可以帮助提取摘要和主题。有时候会分组研讨一些议题,小组容量大致会是3 到6 个学生,然后再打乱重新组合,再次讨论和分享刚才的议题。

有时候学生也可能依据议题进行短剧表演,也可能因为教师或课程需要,两周的课程中会看一两次电影。比如,讨论十字军时,会讨论十字军是谁造成的?发生在何地?何时?为什么?结果如何?也会呈现一张地图,在地图上标明十字军的位置,为下一节课准备相应的戏剧等。

由于罗素高中强调“学习是学生自身积极主动建构知识的过程”,所以要求教师的教学尽量为学生创造一种学习环境,使课程的实施不再是传统的教师教,而成为一种运作的文化,使学生在这种文化中能够设置自己的目标,学会独立学习和合作学习,并且能够实验他们在其他情况中获得的知识和技能。这是罗素对教学方法的一种价值定位和整体规划。

在这种理念的支持下,罗素高中的老师尤其注重学生独立思考的精神和为学生创造独立思考的环境,老师在课堂上的讲授时间一般不超过 10 分钟,剩下的时间会准备很多高水平的问题,通过提问题的方式来激发学生思考,达到教学的目的。老师Jukka 谈及教学法时说,“芬兰老师在课堂上有很大的自由,教学不仅仅是说和听,老师还要扮演激活学生的工作”,Jukka 说她在一天之内可以问学生500 个问题以上,虽然每个问题在学生思考 30 秒后即可回答,但循序渐进的追问会让学生自己发现新的答案,“通过熟悉的话题,我让学生对这门科目感兴趣。比如,如果我们学习社会福利这一环节,我就带他们去政府福利办公室参观,我相信,只有进入到情境里,他们才能自主地学习和看”。

素高中将不同课程模块划为两种方式,一是循序渐进,以母语和文学为例,10 个模块分别为“文字和语言”、“作文的结构和意义”、“写作的方法”等;二是分门别类,以数学为例,15 个模块分别为“函数和方程”、“多项式”、“几何”等。每个模块为一个阶段,学生可按需选择学习。

上图是罗素高中一位学生的课表,由此可见,每个课程模块在每周被安排了3 节课,而每节课又为75 分钟,于是每周每个课程模块的学习时间多于225 分钟,这样这个课程模块每学期至少7~8 周、21~24 节课。学生们也反映,集中学习的效果很好。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改革有压力

当然,改革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不分年级制对传统的以班级为单位的教学形式提出了很大挑战,芬兰原本的教育体制和老师们的教育观念受到了极大冲击。各方争议也一波接一波袭来。

首先是来自老师的诸多不适应。在传统班级制教学系统中,三年毕业制已沿袭多年,拥有非常规范的管理模式,教学计划、教案、课件等一应俱全,成熟易用,而且老师、校长在其中的职责也分工明确,一切相安无事。现在突然采用新的教学制度,将过去的经验全盘推翻,另立门户,很多保守的老师并不买账。当然也有赞同并积极往新制度努力的教师,但每年都要制定完全不同的教学计划,开发目前也许看不到实用度的新课程,重新编排整理教案、教材、教学用品等也给老师们带来不小的压力。

同老师一样,学生的态度也分成两派。一部分学生不支持不分年级制的学习模式,认为这种学习模块的划分十分琐碎,缺乏系统性,学习并不连贯,为学习增加了许多负担;另一部分学生则非常赞赏这样的学习形式,认为自主选课充分照顾了自己个性化的需求,能够促进学习的主动性,让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学习步伐前进。

来自家长的质疑也一直存在。15 岁的学生还没有清晰的对于自我未来的认知和判断能力,如果让他们自己选课,他们会不会为了好玩,而选择那些看似非常轻松的课程,会不会将考试科目摒弃不管,最后导致考试成绩一落千丈?

然而这些问题在校长Ari Huovinen 看来,都不算大问题。比如老师的不配合,“别的国家很多校长总是发牢骚,认为在学校中最难解决的是与老师之间的矛盾。其实,如果学校有冲突发生,不管这冲突是来自于老师之间,还是老师与学生之间,校长都是最终的决策者。我总是努力为双方达成一个很好的妥协,因为一般而言双方都会有错。而校长必须冷静且谨慎地做出决策,让双方都认同你是公正的”。

另外,如果学校是一艘船,那么校长就是决定这艘船航向的船长,在课程领导方面更是如此,校长必须成为一个教育专家,才会有评判课程设计优劣的能力。而老师都在大学里接受过专业的培训,足以面对教学的挑战。

至于学生自觉性的问题,Ari Huovinen 校长表示,“罗素的学生有很高的自觉性,这是他们与其他学校的学生最大差异之处”,就像国内的重点高中一样,来到罗素高中的学生都是来自于不同综合性学校的优秀学生,他们或许在最初的学习阶段在一些特别的课程中遇到了学习的问题,“但成绩不能说明所有,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我们老师明确判断,是要给学生提供一些补充教学,还是调整他的学习进度?”

为了清楚地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帮助未成年的学生为自己的未来做好规划,罗素高中建立了完善的学生管理与咨询制度。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制度来担保

在芬兰,高中学校属学校所在地的教育委员会直接管理。校内设有董事会,董事长决定校长的任命和聘用。学校的日常教学和其他事务由校长负责。

实施不分年级制以后,罗素高中对学校内部结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只保留了原来年级制行政管理中的教研室和行政办公室,另外增设了教导咨询室。学校委员会是其中的重要角色,校委会由10 个席位组成,其中2 个学生(年满18 岁,有投票权)、2 位老师、4位家长、1 位教职工,以及1 位校长,如果遇到投票平局的情况,校长就要在其中投出最关键的一票。委员会所做的最重要的决定就是雇佣终身教职的老师。而校长的权力是雇佣或解雇临时教师。这种学校组织形式在罗素高中取得进展后,开始在赫尔辛基所有高中推广。

除了以上组织,罗素高中还建立了学生顾问制度、指导员制度和新生辅导员制度,学生会组织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些顾问制度不是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单纯的学习问题的讲解,而是要关注并帮助学生解决在学习、生活、心理、人际交往以及职业选择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惑。

在一系列的变革之下,最终调动了一切潜在的力量,上至校长、副校长,下至学生顾问、学生小组指导老师、任课老师、学生辅导员都参与到了学生的管理和指导工作中。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一)学生顾问制度(Student Counselor)

罗素高中有两名专职的学生顾问,主要负责解答学生在日常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学生顾问必须对学校管理、课程设置、学生学习情况有着全面的了解,因为其突出作用就是指导新生选课和制定适合于自己的学习计划,从而促进学生学习的积极性。

进入高中后,学生的心理会发生各种变化,又要面对陌生的不分年级制,他们往往从入学开始就遭遇了各方面的问题,所以学生顾问不但负责对于学生的学习指导,还负责学生的择业和升学的咨询,甚至包括学生的生活和心理咨询。此外,随着学生的学习步入正轨,学生顾问还要指导学生根据自己的学习情况不断修正自己的学习计划。

在这样一所没有年级制的高中学校,在学生管理方面,学生顾问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因此也得到了罗素高中的高度重视,有时校长Ari Huovinen 还会亲自担任学生顾问,为学生导航指路。

Ari Huovinen 也表示,“通过学生顾问制,罗素高中的学生对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非常清晰,他们的目标是到芬兰或国外最好的大学去就读,大部分的学生会继续在医学、经济学、法律和技术等领域深造”。
 

(二)指导员制度(Tutors)

取消班级管理制以后,不同的学生处于不同学习计划的不同阶段中,这给老师的学生管理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学生小组的指导员制度应运而生。

学生在进入罗素高中后,被分成若干小组,每个小组大概20~30 人,拥有一名教师担任小组的指导员。全校大概有20 位任课老师要担任学生指导员。指导员的工作有点类似原来的班主任,但在行政上是受学生顾问领导的,他主要负责学生日常事务,每周会组织召开一次例会,向学生传达学校的教学计划,并安排集体活动。另外,指导员还要单独约见学生谈话,以便了解每个学生的困难和需求,给予针对性的辅导。

(三)新生辅导员制度

新生辅导员一般是由高年级的学生担任的,类似于英国的“导生制”。学生在进入高二以后,即可向学校提出申请,担任低年级学生的辅导员。他们会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经验,帮助新生选择课程和制定个人学习计划,以便他们能尽快适应高中生活。

新生辅导员也会得到学校颁发的辅导员证书,以证明其在学校的工作经历,可以作为未来就业和升学的支持材料。实践证明,新生辅导员制度不但实现了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交流,帮助新生清晰自己的未来,也能够增强老生的荣誉感、责任感,让学生在自我管理方面有所提升。
除了面对面,罗素高中的这些指导制度都可以通过网络进行,例如学生选课及咨询、学校的日常管理、教师布置作业、学生学习等等,这也给学校的管理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四)学生会组织

通过全校学生全民选举产生学生会领导成员,其中的2 名学生代表可以参加学校董事会议,另外2 名学生代表可以参加每年的全体教师大会,这意味着学校课程的开设与否和课程设计内容都有学生参与其中,甚至连是否聘用某位教师为终身教职员工这样的大事也会参与其中。“我们非常重视学生的参与度。罗素高中的学生除了要做一个积极的学习者之外,还要参与到学校的运作和运营中来,因为他们是民主社会的年轻成员。因此,学校董事会中一定要有学生代表。这可能也是芬兰教育比其他国家教育做得更好的一点”,校长Ari Huovinen表示,“事实上,学生开放性的和有见地的反馈对发展教育来说非常重要”。

(五)家校、社区合作

帮助学生找到迈向未来的路径,当然还需要家长和社区的帮助,尤其在不分年级制的情况下,家长和社区的作用就更加明显。所以,罗素高中给予家长和社区更多的机会来熟悉这所高中学校的相关工作,比如,学校会与大学、大使馆、各种机构和公司在课程方面进行充足的沟通,以促进课程的完善,也让学生到这些地点开展志愿者工作。

在一些青年创业课程中,如果学生想要开办自己的事业也是有机会的。学校会邀请一些来自商界的导师,向他们教授商业领域的一些基本概念。同时,学校还会与相关公司做沟通,为学生提供启动项目的资金。如今,很多由罗素学生成立的公司已经在诸如老人服务、便捷生产销售等领域有所作为。通过学习商业概念,这些由学生建立的公司在结构上与学校外面的公司相差无几,所以即使是成立公司的学生毕业了,这些公司仍旧维持着运作。

每年春季,罗素高中还会在校园里举办一场交易会,各个学生俱乐部可以在交易会上展示自己的产品和项目来获得收益或投资。芬兰郊区定制旅游线路、特色糖果、传统手工艺品、创意文化衫、自制饮料等等,都是交易会上的成功案例。前来交易会参观的不仅有罗素高中本校的学生和老师,还有家长与普通市民,每年这个时候,罗素高中的校园热闹非凡。
可见,“全民辅导”的制度使得每个学生都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关注,在遇到困惑和问题时可以通过多种途径寻求帮助。

“学校会尽一切努力与家长、大学、公司和国内外伙伴进行合作,给每个人包括学生和老师提供学习和工作的机会。”Ari Huovinen说,“除了鼓励学校组织具有创造力的研究和活动,我希望在促进学校发展方面,我们还能做得更好”。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并不是没有评价

由于一个学年被分为五个学期,一个课程模块通常持续一整个学期,学生主要是在学期结束时以课程检验考试为基础进行评估。学程评价是多样化的,不仅仅有笔试,也要有老师对学生在学习进步方面的持续观察和对学生的知识和技能的评价,还要考虑到学生的自我评价,充分利用学程讨论评价的方法。
 

(一)教师的随堂评估

每门学科或学科组的评估可能由教师来决定,如果有多个教师参与评估的话,则评估结果由他们共同决定。而最终的评定将由校长和学生的教师共同决定的。内容包括教育与学习诊断、性格成长及总结评价,学习动机、情感方面的发展也同算在内。不同的学程会以不同的评价方式进行评价,主要包括等级分数评定、以通过/ 失败(S=passed,H=failed)为标志的评定或者口头的评定,具体的方法是根据课程内部需要决定,可能是由考试完成,也有可能是通过论文、实验等。同时,等级分数的评定也可以由书面口头评价或口头反馈作为补充和进一步细化。评定的分数等级如下表: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所有的罗素教师都必须负起第一类评估的全部责任,因此他们需要自行设计、使用各种评估教育成果的方法。此类评估也是芬兰教师在授课之外的主要工作。

在学习评定时也会出现特殊的情况,比如,诊断障碍这一类的困难,具体包括诵读困难、移民学生的语言困难和其他在测评中影响学生能力发挥的原因,这些因素都必须考虑到评定中,以使学生有机会利用特殊安排,能够以他们特有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能力。

(二)学习进步的鉴定

对于不分年级制中的每个学科或学科群,课程框架将决定学生要想在某一科目或学科群获得进步所需要通过的学程,这可以作为判断一个学生学习的进步程度的标准。如果学生在学习中没有达到一个合格的水平,他将会有另外的机会来证明他已经获得充足的知识和技能,从而能够在学习上取得进步。

学生将会收到一张报告卡,上面记载他的学业表现以及各种非学业表现项目,例如个人行为与课堂参与程度等。老师将会共同在每张学生报告卡上面进行专业的评估与判断。

由于报告卡并未采用任何标准化的评估方式,所以各校可以制作不同的报告卡,而无须配合全国一致的标准。

评价不只是要奖励强者、顺从者,还要激励后进者,特别是促进那些具有不同特长的学生的发展。罗素高中通过创建富有成效的评价模式,旨在发挥学生的主体性,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为学生进一步主动获取知识技能并获得终身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学分的转换认证鉴定

学分的转换认证制度主要是服务于不同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的,使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有了实质的保障,还可以用于学生在不同学程之间的转换。因此,在学分的转换中一般会有三种情况,一种是用于学生在长期和短期两种学程之间的转换;第二种就是对学生在其他教育机构中获得的学分的认证与转换;第三种情况是关于在国外所获学分的认证。

第一种情况下,当一个学生从一个高级的学科大纲转变到一个短期的大纲学习,只要两者的目标和核心内容是一致的,那么他在高级大纲中所完成的那部分学习将会在短期大纲中得到认证,在符合上述要求的情况下,在高级大纲中的学程所得到的学分会直接转换为短期学程中的学分。但是,高级大纲中完成的其他的学习可能会在短期大纲中作为专业性或者应用性学程的学分来认证,具体由课程大纲来决定。如果学生有要求要直接转换,则需要进行一次附加考试,以此来证明他们的能力水平。当一个学生从短期大纲转变到一个长期大纲时,以上提到的原则仍然有效。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需要提供进一步的学习证明,学分也会根据所提供的证明得到认证。

第二种情况,如果学生在其他机构所学的学程的目标和核心内容与他所在的高中保持一致时,那么他在其他机构获得的学分可以记入其所在高中的总学分当中。另外,根据单独的规定,认证学分的决定必须在毕业典礼之前。

第三种情况是学生在国外完成的学习认证。在国外完成的学习也可以作为必修学程、专业性学程或者应用性学程得到高中学校的认证。但是如果这些学程被作为必修学程或者专业性学程认证的话,必须得到国家核心课程框架的认可,且评价类型必须是分数等级评定。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学生可能会需要提供另外的学习证明来证明他们的等级分数。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学分认证必须避免学习的重复和学习时间的缩短。当学生在其他教育机构完成的学习得到认证时,那么由其他教育机构做出的评价就会保持有效。根据高中学校课程框架,如果这个学程采取的是成绩评定,那么这个等级就会根据以下转换规则被转换到这个高中学校的等级。

由此可见,在对整个高中学习大纲的评估中,没有具体的等级分数评估,只是以完成所有学习任务为标志。当一个学生依据以上要求达到了学科大纲要求的成绩,并完成了国家规定的至少 75 个学程的学习时,表明这个学生已经完成了高中的学习。

看起来,每个学程结束后,学生都要经历一次“大考”,但这样的非标准化考试对于学生、老师、学校都没有风险,而且校长AriHuovinen 不认为太多的考试会破坏学习过程,“学生们有权利在一个有启发性和公平性的环境中,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掌握了课程的相关内容。考试是教育系统提供给学生的一种有用的工具,能够帮助他们提高自我评价的技能,也能激励他们,让他们更有活力地投入到今后的学习中”。当然, Ari Huovinen 也认为考试不应该成为学习的首要重点。

另外,在罗素高中,学生有权对自己的成绩申请再评估,并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申请修正先前的评估结果。但是请求重新审查或最终评估决定必须在收到通知的两个月内。重新评估的决定必须由校长和学生的教师共同商定。

除了学生的评价机制,在罗素高中,教师们每年至少与校长进行一次面对面谈话,探讨自己如何更好地成长,如何不断在课程与教学上创新,以及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学生的反馈。

教师也被鼓励拟定自己的“教师计划”,这些激励性而非规制性的计划能够帮助校长评估教师的表现,也能帮助教师自我评估。教师们积极参加各种校内教学小组,自由地探索教学的问题和前景,分享新想法,参加校内和校际间的各种同侪评议活动,从同行那里获得有益的反馈,以提高自己的教学素养和技能。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也有标准化考试

全球很多教育人来到罗素高中考察时,都惊讶于芬兰的教育体系,芬兰学生在接受12年学校教育期间,几乎不参加标准化考试。学生在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时,也只需要接受一个由多个教师所做的评估测试就可以了。这个基于样本的学生评估是芬兰的学校系统向决策者和公众通报的主要手段,对学生、教师、学校都没有风险。芬兰的教师和校长有强烈的职业责任意识教好他们的学生,也有责任判断学生们在老师设计的课程中,对应该学习的内容掌握得怎么样。

然而这并不是说,芬兰就没有标准化考试了。芬兰当然也有自己的检验手段,这就是始于1852 年的芬兰全国标准化考试。如今,这个考试的目的与以往有所不同,标准化考试是为了检验学生是否掌握了全国高中课程框架所规定的知识和技能,以及他们是否达到了踏入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的成熟度。所有高中毕业生都必须通过这个考试才能进入大学。

校门口没人把守,我轻松地上了四层楼,也许是参观“顺”了,径直走进了一间大教室。几十个学生埋头写字,在巨大的教堂玻璃窗户的映衬下显得异常恬静漂亮。
我便问随行的校长秘书可不可以拍照,她痛快地答应了。

在我连按了好几张之后,秘书小姐向我解释:“今天是我们国家统一的考试日,刚才进去的是‘高考’考场。”

我倒吸一口凉气,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闯进了芬兰全国“高考”考场,甚至还在考场里里外外地转悠、拍照!“那你们其他年级的学生为什么还要上课呢?”我看到学校二层三层全是各年级的学生,还能看见有学生在楼道里玩闹。

“为什么不呢?没有影响嘛!”秘书小姐说得很轻巧。

秘书小姐介绍,芬兰“高考”只考4 门功课,除了母语(芬兰、瑞典语)必考之外,其余3 门学生可以根据自己学习好的科目由学生自由挑选。因为同一课程的教师可能使用不一样的教材,所以考起试来学生和老师都不紧张。

“监考老师不是没有,是你们没有注意,监考老师坐在教室后面,因为距离学生比较远,所以你们没有见到”。她说。
                                                                                           ——人大附中特级教师靳忠良

其实,这样的考试场景是不足以惊奇的。基于高度信任的教育体系,考试的时候,学校不停课,也不影响其他学生学习,考生甚至可以在考场里面一边答题,一边喝水,吃自己带的食品。还可以使用餐巾纸,中间学生外出上厕所也可以。(了解更加具体的芬兰标准化考试的内容,请见本专辑第五部分“学生发展”。)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不可避免的担忧 

尽管罗素高中的老师们都很有野心,想要为芬兰培养出下一个“诺基亚的开发者”,但他们仍旧会遭遇那些其他学校老师也会面临的共同问题。

老师Jukka 就说,在2002 年的时候,她遇到过一届7年级的学生非常恼火,本来这些学生的学习习惯就不太好,进入高中开始不分年级制教学法以后,又遇到了很多学习上的问题,“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刺激他们的兴趣,让他们充满学习的动力”。

虽然罗素高中在家校方面已经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但是仍有许多像Jukka 一样的老师担心芬兰教育的未来,“家庭和学生不给予学校足够的反馈,其实很多学生特别需要学习上的帮助。而我们虽然想要帮忙,但也仅限于在每天的课程结束以后的有限时间里。如果真的要实现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学习困难学生,那政府就需要投入更多的师资,显然这是不现实的”。
由于某种原因,芬兰的许多男生并不认为读书、读报甚至阅读网络材料是有趣的事情。

校长Ari Huovinen 也道出了他对芬兰男生阅读能力的担心:“在阅读素养方面,同年龄的男生和女生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别,女生的素养水平明显优于男生。这可能和男女生的成熟时期有关,但既然这个现象在芬兰教育中具有普遍性,我们又始终不能加以解决,那么我们的教育体系肯定存在缺陷。”

Ari Huovinen 担心的第二件事,就是随着信息技术进入校园,教师们过分热衷于引导学生上网,并将网络作为教育资源。“其实现在许多年轻人已经将大部分的空闲时间用于上网,我们无需在这方面花太大心思。相反,我们应该找到合适的途径对他们加以引导,维持他们对阅读的热情,而不是只想着玩电子游戏”。

随着不分年级制走上正轨,越来越多的人也发现它的不足之处,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投入在教育领域的资金和时间增加。一方面,学科的细化和学程选择性的增加,使得学校必须耗费更多的资源去开设更多种类的学程,供学生选择。另一方面,由于弹性学制的设定,学生可以选择更长的时间在高中学习。本来这种设定旨在适应学习程度慢的学生,使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但是选择4 年毕业不全都是学习进度慢的学生,也有部分优秀的学生会因为想要轻松的学习而选择延迟毕业,这样也会使学校的培养成本有所增加。

“好在罗素高中已经通过不断完善的规定和制度来避免这个缺点,例如教育机构之间的合作,对学生学习的指导和监控,但是这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努力去减少这个问题的影响。” Ari Huovinen 在最后告诉我们。
(本文为《新校长》杂志2015年第12期《芬兰教育树》的封面学校报道,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蒲公英教育智库简介

蒲公英教育智库(DETT)是中国大陆第一个专注学校创新、致力于推动普通学校卓越发展的教育影响力平台。

它聚集中国乃至全球最杰出的学校课题专家和一线校长教师,搭建专业团队,聚焦前沿研究,提炼办学智慧,于学校教育的重要领域和核心环节展开研究与服务,在学校治理机制、文化战略、教师成长、课程与活动、空间与环境设计等方面,构建价值提升与优化服务体系,为中小学、幼儿园的发展提供创新解决方案。

下辖《新校长》杂志、《星教师》杂志、“新校长传媒”公众号、“星教师”公众号、dett.cn网站、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中国教育微创新理事会、蒲公英学校课程研发体系、蒲公英教育视觉艺术体系、蒲公英培训体系、泉源高中实验体系、蒲公英产品与服务体系、星教师学科拓展研修基地等。

 

 蒲公英盘点/年度学校:罗素高中的后台秘密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350
    2017 - 07 - 12
    发现真正的学习近年来,国内教育界逐渐兴起一种新的学习形态。随着这种形态的延展和推进,它几乎成 为了课程改革绕不开的关键步骤。它,就是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简称 PBL)。其实,PBL 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新概念,一百多年前杜威提出“做中学”“学生为主体” 时,PBL 就已萌芽。又由于 PBL 本身具有混合学习模式的特点,国内教育者常常把 PBL 和探 究性学习、主题式学习、综合实践活动等相混淆。那么,PBL 究竟是什么?它凭什么获得这么多关注,它的优势在哪里、难点又是什么?如 果学校要采用 PBL,该如何做?在本期杂志中,我们试图回答以上问题。选择美国High  Tech  High特许学校(以下简称HTH)作为封面报道,是因为HTH从建立之初就确定了完全以PBL 模式办学,17年来,让学生通过PBL 对学习产生兴趣,在解决问题中真正地学到知识和技能成为HTH 的办学宗旨。HTH的重心不在于PBL本身,而是支持PBL 常态化实施的整套体系:项目联合设计与角色分配机制;提供参与动力的社区展示之夜;老师的招募、聘任与培训制度;工具与环境;更底层的软技能培训等等。我们可以看到,HTH 没有沉迷在PBL的概念中,而是基于问题洞察,将最大的精力和资源放在通向目标的道路建设 上。在实施中,PBL 对教师的过程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将学科知识打碎融入一个个项目内,也是极大的挑战,因此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似乎有点令人望而生畏。但也有学校走在前头,勇敢地进行尝试并不断完善。在“跨学科的挑战”这个板块,我们就介绍了比如蒲公 英泉源学校,2016年9月开始实施...
  • 点击次数: 123
    2017 - 07 - 05
    今天的学校教育形成于机器化大生产时期,当互联网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随之发生重大变革。特斯拉在招聘时想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为未来社会准备人才的学校显然已不能只注重知识的灌输。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有三所进行教育创新实践的学校分享了各自的经验,你会发现,在他们那儿,个性化、培养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才是核心。学校要教孩子骑自行车,老师们忙着开相关讲座,捧着《自行车教科书》照本宣科。学生们熬夜苦读,只为记住那些五花八门的自行车零部件名称。他们需要在考试中默写这些名称,可能因为拼错“变速器derailleur”这个词而被扣分,并因此失去自信。为了考上一所顶尖的自行车大学,他们需要夜以继日地准备BAT(Bicycle Aptitude Test)考试,考题可能长这样——在常规的竞赛用自行车曲轴中,前车轮上有多少个齿轮?a.7 b.9 c.13 d.39 e.53有些学生在考试中被刷,有些继续挣扎,就是没有人真正骑过一辆自行车。听着很可笑是不是?这是哈佛教育专家Tony Wagner与风险投资人Ted Dintersmith在他们合著的《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一书中所描述的情景。BAT考试当然是杜撰,却一针见血地讽喻了当前脱离社会现实、被标准化考试牵着鼻子走的教育怪象。美国教育家、实用主义哲学创始人约翰 · 杜威说:“如果我们按昨天的方式教今天的学生,就等于掠夺了他们的明天。”死记硬背、重知识轻能力、以考试作为主要甚至唯一衡量手段……这是传统学校教育的特征,也是它为人所诟病之处。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人士已达成一种共识:以集体授课、标准化考试为主要标志的现行学校教育产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它曾经高效地为那个时代培养人才,却已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对人才的新要求——从理念到形式,我们的教育...
  • 点击次数: 105
    2017 - 06 - 30
    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这些发生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今天,推荐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的故事。这所中学的建立,抛弃了加州的课程标准,放弃了考试为目的的分学科教学体系,跳出了只雇佣师范学院专业教师的局限,彻底采用项目制跨学科学习。这里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 起初,父母们充满疑惑地把孩子送到这里,随后经历了紧张、焦虑、感动和惊喜等各种可能的情感体验。但98%的大学入学率,成功打消了父母对这所学校的疑虑,随后的17年间,High Tech High成功复制,增设13所学校,并将教育延伸到了初中和小学。记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按字面意思翻译是《极有可能成功》)就展现了High Tech High的各方各面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关于教育改革的深入思考,是教育纪录片里的经典,不仅获得了各种电影节大奖,还在美国上千所学校巡回放映,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就像AltSchool一样,很多人可能都听说High Tech High,但是我在看完这部片子后,除了内心的震撼之外,还是思考了良久。(点击观看Most Likely to Succeed的预告片)理想的学校应像儿童博物馆现实中孩子只关心如何考试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100多年前,教育改革者就已经知道了方向,而100多年后,才出现High Tech High这样一所学校,谨小慎微地告诉人们,这一次改革“极有可能成功”?纪录片里High Tech High的教室,就像一间间儿童博物馆。100多年前,对当时教育系统不满的教育...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6 - 04
    一个初夏的周五,我匆匆赶到蒲公英泉源学校,处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刚从北京转来的一位学生,又在学校打架了,这已经是他入学后第三次对同学大打出手。合作方校长打电话说,这样的学生放任不管,双方的合作就会面临全校师生的质疑…… 学生姓韩,在其它学校因打架退学,父母各种保证之后入学泉源,此刻再次面临退学的选择。这个上午我陪着他在学校操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从双方保持戒备的谈话,逐渐聊到各自对学校和社会的看法。长时间交谈后我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他的语言学习能力、团队组织能力都非常强;对社会问题的见解超乎很多成人;对友谊、品格有着比普通人更高的标准;思维方式更是异于多数高中生——这导致他几乎没有朋友,人际矛盾时时处处……我意外地因这次交谈,触发了一场办学观念的更新。我想:这样的学生如果总是退学了事,那我们为什么要追求办更好的学校呢? 我告诉韩同学:也许正因为你自己内在的不凡,所以对环境、老师、同学、友谊等,都有着过高的“审美要求”,并渐渐产生对抗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全是你的错;但学校有局限,只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设计一切。我建议他: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或者在任何环境里,你都要学会一个技能:懂得保护自己,一方面适应学校环境,一方面保持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说这一切的时候,很清晰地看见韩同学的眼睛渐渐亮了,整个人在空旷的操场上放松下来;他说原来自己还不算是无可救药,尽管父母和老师早已这样定义了他……他婉拒了我的“再一次机会”,最终转走了。我深深痛惜他的离开,终于体会到一个办学者的极度无奈:当一个孩子被某种机制所驱逐,其实并不是上苍颁给了他“无可救药”的“证书”,而只是揭示了整个“社会与家校系统”单调无力的现实。这一期杂志,献给所有“非优质生源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此刻新学年招生多半结束了。也许你会再一次发现,数以百计首次走进校园的孩子们,那些让人一...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4 - 19
    今日叙事国际舞蹈委员会在1982年提出将4月29日定为“世界舞蹈日”,以纪念现代芭蕾舞之父Jean-Georges Noverre,同时增加大众对舞蹈的重要性的注意,并希望各国政府在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中为舞蹈提供空间。 放眼今天的教育——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卸下19世纪以来“教育工厂”镣铐的最佳途径,重新定义知识、学习、教育、学校,从而能够在知识经济和人工智能时代,跳出一支更自由、优雅的舞蹈。 假如教育是一支优雅的独舞,这6所学校告诉你如何跳得漂亮综合编辑/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4月中旬,先是衡水中学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开分校遭到浙江教育人集体发声抵制一事,刷出堪比《人民的名义》的热度;后有杭州某学校将学生分成“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等引起争议。也许围困与突围、枯朽与新生这两个似乎矛盾却并存的事实,构成了当代教育的真实图景。但依然存在一些零星的、自发地、弱小的新学校和新教育,昭示着季候演化和潮流转变的信息。今天,就一起走进它们,看他们跳出了怎样的舞姿。 全人之美:过一天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内蒙古自治区罕台新教育实验小学(以下简称“罕台小学”)成立于2010年8月,缘起于“新教育”研究团队与当地教育局的合作,是国内第一所全面、完整地践行新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的“新教育”实验小学。 罕台小学干国祥校长说:“要阐释我心中理想的教育很简单,就是我常跟老师们说的两句话:让自己开出一朵花来,让整个世界感受到你的色泽与芬芳;让每个与你相遇的还变得优秀甚至卓越,不抛弃任何一个。” 在大力提倡教育理念革新的今天,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好的教育是“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但什么是可良性循环的“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罕台小学有另一种答案。 在这里,“以孩子为中心”不是简单的无拘无束或任其发展,而是每一个...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犀牛云》 《犀牛云》 《犀牛云》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3 - 2017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