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al Research 教育研究

民间教育创新标本

发布时间: 2016-03-18
来源:
浏览数: 31


泉源实验班:民间教育创新标本

导读

 

  张良创办的泉源实验班,曾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从江苏到重庆、再辗转至广州,历时三年,这场始于2012年的民间教育创新实验,目前正经历“航向”的调整——

 

  张良正在做收缩教学的打算。“不确定今年是否还在广州招生”,张良说。他在2015年底成立了爱卡的米教育科技公司,公司团队正聚焦于开发线上学习平台开发与对外课程输出。而这一切是在为他的“未来学校”打造核心操作系统。

 

  本报记者 胡晓玲 广州报道

 

  张良创办的泉源实验班,曾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2012年,卸下媒体人角色的张良决定投入教育工作,他收集数百个创新教育案例,到全国各地的创新学校进行考察。张良说,这段经历让他开始反思,教育到底是什么。

 

  “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我相信,学习不应该靠高压来驱动,教育的成效不应该用分数来衡量。那么,是否存在一种可能,让真实问题驱动学习,让认知逻辑取代学科轨道,让思维培养优先重复训练?最终,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效率。”


  于是张良萌生出一个念头——把分散在各个学校的创新做法,集成在一个教育平台上。这就是泉源实验班开办的由头。

 

  泉源实验班开办三年,学生人数从最开始的6人增至80多人,教学地点也从浙江转移到重庆,再辗转至广州。2015年,泉源实验班迎来第一届学生的顺利毕业。

  但这个以探索创新教育模式为目的的泉源实验班,如今“航线”起了变化。

  张良正在做收缩教学的打算。“不确定今年是否还在广州招生。”张良说。他在2015年底成立了爱卡的米教育科技公司,公司团队正聚焦于开发线上学习平台开发与对外课程输出。而这一切是在为他的“未来学校”打造核心操作系统。

 

  泉源实验班的三年历程

  2012年5月,在江苏茅山的一个村子里,张良租下了一栋老房子作为新学校,6名从全国各地来到这里的学生,成为第一批学员。他们将在泉源实验班度过三年高中生活。


  初时,张良主张的教育模式是问题驱动、专题研究、融合学习、自我管理和团队合作。

  开学不久,张良带领6名学生将高中的课程内容重构为28个版块,学生们以这28个版块进行跨学科的训练学习。此外,张良还设置如“经济学理论”、“教育的目的”等专题研究任务,给学生列出任务单,要求他们共同阅读相关背景文章和教材章节,并分工合作、网络搜索不同方向的延伸阅读材料,之后在广泛阅读的基础上提出问题并进行讨论,最后轮流作报告并撰写文章。专题研究的目的是把多个知识点梳理和串联起来,训练和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和学习能力。

 

  有指导下的网络自学,这是泉源实验班的基本学习形态。张良的任务是创设各种情景,帮助学生建立对学习的兴趣,逐步带领他们找到自己的方向。

 

  在专题研究中,张良经常结合新闻时事来布置任务,也教导学生利用思维导图、SWOT分析方法、SMART原则来学习。他希望学生能通过对现实问题的持续关注,培养独立、深入的思考能力,让学生自主学习,对自己的学习动力和愿望负责。那样即使有一天他们离开学校,也能自我领导。

 

  除了专题研究和版块学习交流外,学生们还会到附近游学,也会进行如做饭、种菜、养鸡、手工、清洁之类的简单劳动。泉源实验班90%以上的常规事务和管理都是由学生自组织完成。

  2013年1月,泉源实验班迁到重庆,学生的学习条件得到改善,也实现了人手一台电脑的配置。除了版块学习和专题研究外,他们还会借助互联网,每日学习微课。经过在江苏几个月的运行,张良将不尽合理的学习模块划分做出调整,也开始尝试让学生参与制定每周的学习和生活计划。在4月份,泉源实验班还进行了一场高考专项训练实验。

 

  不像一些激进的教育改革者,张良并不排斥高考。在他看来,高考不过是一种评价体系而已,还原其本质即可。传统的教育是教室带着学生在迷宫里穿行,通过不断试错来寻找出口。泉源则带着学生向上攀登,当他们站在高墙之上时,可以将整个迷宫一览无遗,并能轻而易举找到出口。高墙就是思维和能力的障碍,泉源的训练就是帮助学生攀越这些障碍。这是一种唤醒的教育,也是向上的教育。

  2013年7月,泉源实验班搬到广州。当时,广州的一所民办中学——思源学校,对泉源实验班的教学模式感兴趣,双方开始合作。


  泉源实验班在思源学校里安顿下来,初时经过招生,一共有3名老师和18个学生。到了2014年9月,班级规模扩大,增加了1个40多名学生的班级,老师也增加到20人。

 

  2015年,泉源实验班这一届高三学生顺利完成高考。但这时,张良和思源学校的办学思路与教育理念出现了分歧,张良将泉源实验班撤出了思源学校,有部分老师和10名学生跟着张良一起转移到新的阵地——位于广州天河的创汇园。这10名学生目前在广州的泉源实验班上着课,备战高考。

 

  如何评价泉源实验班?重庆三十二中学的副校长李龙均表示,泉源实验班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打乱传统教材进行模块的重组和教学,并且以游学和师生讨论式的教学方式更加贴近生活,对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更强,学生未来的出路也比较广。“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尝试,还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看到成效如何,到时候才有可能进行大规模的推广。”

 

  沪江网首席教育官吴虹认为,泉源模式目前之所以无法大规模去推广,原因在于这个模式对老师的综合素质要求非常高。但张良正在试图用技术手段,将他的教学经验梳理、整合出来,实现平台化。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很好解决这一问题。

 

  在吴虹看来,张良做了三年大胆的教育创新尝试,积累了大量的一线材料跟经验,他对教育已经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泉源实验班是一个大胆的民间教育创新案例。虽然一个实验面世才短短几年时间,让人无法判定它的优劣。但泉源实验班让大家看到一种趋势:科学的方法加上实干,并从一个点从更大的层面去推及的教育改革道路。


  “教育到底是什么”

  三年前,张良在反思“教育到底是什么”,如今,他的答案浮出水面——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发展人。所有的技术、课程都是围绕人展开的,学习知识只是认识世界、了解世界的一个工具,把这些路径走完了,最终的落脚点是认识自我,实现人的发展。

  为了践行这个答案,泉源实验班采取的做法之一是让老师扮演“教练”的角色,负责了解学生、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对学生提出的问题进行深度沟通、对学习状态进行诊断、帮助学生制定学习规划等。

  总而言之,老师要有更多的时间与学生在一起相处交流。“真正的教育最后都要落到这个层面,要对人有深度了解。做个性化教育。”张良说。而传统的知识传授工作,完全可以交由互联网教育平台去分担。

  “大多数学校还处在"以知识和老师为中心"的体系中,学校和老师的重心明显错位。事实上,教育首先应该做的是提供一切机会让问题产生、定位、描述和展现,而不是单向传播和灌输知识。教育的重点是老师对学生要有深度的了解,用问题激发学生的好奇心,驱动学生去学习。”张良说。

  此外,还需要一套设计科学的课程体系,可以照顾到学生的个性化需求,教学方式也要足够灵活,能够给予学生自由的空间。只有这些因素相辅相成,才能够一点一点地唤醒学生的内心力量,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而不是采用高压方法,靠着外在力量推着学生前进。

  张良也坦言,办学不能光靠热情和感觉,还要重视专业度,尤其是在设计教育方面。泉源实验班早期的一些做法,现在来看还是有很多问题的。历时三年,泉源的理念和轨迹还在不断调整中。


  改变的航线

  从2015年底起,泉源实验班的航向起了变化。

  教学不再是最主要的工作。相反,张良正在做收缩教学的打算,“不确定今年是否还在广州招生。”张良说。最主要的原因是目前人手严重不足。泉源团队一共16人,大部分人聚焦于开发线上学习平台和做对外课程输出。

  开发线上学习平台,会是张良这段时间的工作重心之一。

  2015年底,张良组建团队并进行融资,进行在线学习平台开发。这个在线学习平台取名“爱卡的米”,名字源自于英文中academy(学院)的音译词。

 

  为什么要开发在线学习平台?张良表示,好的课程里,学习的密度和信息容量都很大,也需要一些教育信息化工具的辅助,因此必须找到一个好的载体。

 

  张良认为,教育是一种特殊的行为模式,很多教育产品对教育行为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往往会在无意中加大学生获取知识点的时间和精力成本。他决定自己来开发一个真正能对老师的“教”和学生的“学”形成支持的平台。

  爱卡的米在线学习平台已有雏形。目前,学生可以在平台上进行初高中的数、理、史等学科训练。张良计划今年要在国内东西南北各个区域,选择15-20所学校进行试点,测试平台的普适性如何。


  张良的另一个工作重心是做对外课程输出。

  “课程设计是泉源实验班最有亮点的地方。很多学校的校长过来参观,也是想看看泉源的课程体系。课程是最能直接输出的东西。”张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对外课程输出,包括为有需要的学校专门设计课程,使新的教育方式跟原有的教学体系相适应。也包括将泉源中学的课程应用在有需要的学校班级里。

  “我们正在为全国越来越多的学校做一些课程设计和支持。”张良介绍,2015年,北京市教委发文要求学校开设综合实践课。泉源就为一所中学设计了一个持续十五天的融合课。

  这个课程的主题叫“北京城与人”,“我们希望带领学生一起去关注,城市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有城市、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大主题下我们分成三个小主题,一个是北京的环境,二个是北京城,三个是北京人文。在三个小主题下,我们把六七门课程内容链接起来。”


  张良的“未来学校”

  开发学习平台和做对外课程输出,归根到底还是回到教育。张良的目标是建造一所“未来学校”,作为实践“泉源模式”的更大平台。

  “我们正在等待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的落地。”张良说,到时就可以在广州正式开办学校了。“等有了独立办学牌照,泉源实验班这个教学实验平台上的一些新的做法,就会有更大空间来做。”爱卡的米教学系统与泉源团队设计的课程,都会是这所学校的核心操作系统。

  以创办微型学校起步、重点打造课程、技术工具、教学法等构成的整套学校操作系统,并逐步向外输出……张良称,泉源的发展轨迹,与美国的Altschool不无相似。除了Altschool,泉源还糅合了部分国际桥梁学院的做法。

  Altschool是近来备受热捧的一所提倡个性化教育的美国小学,创始人是Google+初创团队成员Max Ventillia。Altschool目前已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之一是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

 

  “除了技术水平的差异,社会环境也不一样。”谈及泉源与Altschool的差异,张良直言。所以,目前张良的重心只能暂时放在服务其他学校上。

  事实上,现在的泉源已分成不同层次,在未来结构里,扮演先锋和探索角色的是独立办学的泉源学校,泉源学校的整个体系,包括课程,基本不会考虑国内现有教育模式。次一级层次的是对外输出的各类具体模块,如改造后的课程模块、工具模块等。现在与外部学校接轨的东西,就是泉源体系里的局部或简化、降维版。


  未来的这所泉源学校会有哪些创新?

  在课程、技术、组织、空间等四个方面,张良将会重新建立起一套新的标准。

  其中,课程是改变知识和知识之间的链接方式,技术是改变人和信息之间的链接关系,组织是改变教育体系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空间指的是设置不同功能的空间,不同于普遍的标准课堂,例如分为讨论室、活动室,自习室,还有更有利于体现学科和主题特征的分学科课室等。

  在张良看来,学校一切教学的设计与建构,包括从课程设计到组织空间等方面,都要有利于学生的个人成长。

  目前,这所“未来学校”的雏形主要在外部学校进行打造,如四川的凉水井中学。2015年,泉源实验班从思源中学撤出来以后,开始与凉水井中学合作。现在的凉水井中学,每个年级都有一两个班在用泉源课程,凉水井中学还和泉源团队一起开发了不定期召开的创新融合课,并在每月进行一次深度的专题式学习。

  张良表示,现在他对于发展方向和要做的事情是非常清晰的,泉源团队的核心竞争力是在于对教育的理解程度足够深。但同时也面临资源不足的状况。他透露,泉源目前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应该很快会有消息。“我们至少需要一支上百人的团队,提高教育设置的专业度和强度,才能真正做出好东西来。”(编辑 李二民)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350
    2017 - 07 - 12
    发现真正的学习近年来,国内教育界逐渐兴起一种新的学习形态。随着这种形态的延展和推进,它几乎成 为了课程改革绕不开的关键步骤。它,就是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简称 PBL)。其实,PBL 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新概念,一百多年前杜威提出“做中学”“学生为主体” 时,PBL 就已萌芽。又由于 PBL 本身具有混合学习模式的特点,国内教育者常常把 PBL 和探 究性学习、主题式学习、综合实践活动等相混淆。那么,PBL 究竟是什么?它凭什么获得这么多关注,它的优势在哪里、难点又是什么?如 果学校要采用 PBL,该如何做?在本期杂志中,我们试图回答以上问题。选择美国High  Tech  High特许学校(以下简称HTH)作为封面报道,是因为HTH从建立之初就确定了完全以PBL 模式办学,17年来,让学生通过PBL 对学习产生兴趣,在解决问题中真正地学到知识和技能成为HTH 的办学宗旨。HTH的重心不在于PBL本身,而是支持PBL 常态化实施的整套体系:项目联合设计与角色分配机制;提供参与动力的社区展示之夜;老师的招募、聘任与培训制度;工具与环境;更底层的软技能培训等等。我们可以看到,HTH 没有沉迷在PBL的概念中,而是基于问题洞察,将最大的精力和资源放在通向目标的道路建设 上。在实施中,PBL 对教师的过程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将学科知识打碎融入一个个项目内,也是极大的挑战,因此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似乎有点令人望而生畏。但也有学校走在前头,勇敢地进行尝试并不断完善。在“跨学科的挑战”这个板块,我们就介绍了比如蒲公 英泉源学校,2016年9月开始实施...
  • 点击次数: 123
    2017 - 07 - 05
    今天的学校教育形成于机器化大生产时期,当互联网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随之发生重大变革。特斯拉在招聘时想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为未来社会准备人才的学校显然已不能只注重知识的灌输。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有三所进行教育创新实践的学校分享了各自的经验,你会发现,在他们那儿,个性化、培养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才是核心。学校要教孩子骑自行车,老师们忙着开相关讲座,捧着《自行车教科书》照本宣科。学生们熬夜苦读,只为记住那些五花八门的自行车零部件名称。他们需要在考试中默写这些名称,可能因为拼错“变速器derailleur”这个词而被扣分,并因此失去自信。为了考上一所顶尖的自行车大学,他们需要夜以继日地准备BAT(Bicycle Aptitude Test)考试,考题可能长这样——在常规的竞赛用自行车曲轴中,前车轮上有多少个齿轮?a.7 b.9 c.13 d.39 e.53有些学生在考试中被刷,有些继续挣扎,就是没有人真正骑过一辆自行车。听着很可笑是不是?这是哈佛教育专家Tony Wagner与风险投资人Ted Dintersmith在他们合著的《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一书中所描述的情景。BAT考试当然是杜撰,却一针见血地讽喻了当前脱离社会现实、被标准化考试牵着鼻子走的教育怪象。美国教育家、实用主义哲学创始人约翰 · 杜威说:“如果我们按昨天的方式教今天的学生,就等于掠夺了他们的明天。”死记硬背、重知识轻能力、以考试作为主要甚至唯一衡量手段……这是传统学校教育的特征,也是它为人所诟病之处。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人士已达成一种共识:以集体授课、标准化考试为主要标志的现行学校教育产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它曾经高效地为那个时代培养人才,却已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对人才的新要求——从理念到形式,我们的教育...
  • 点击次数: 105
    2017 - 06 - 30
    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这些发生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今天,推荐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的故事。这所中学的建立,抛弃了加州的课程标准,放弃了考试为目的的分学科教学体系,跳出了只雇佣师范学院专业教师的局限,彻底采用项目制跨学科学习。这里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 起初,父母们充满疑惑地把孩子送到这里,随后经历了紧张、焦虑、感动和惊喜等各种可能的情感体验。但98%的大学入学率,成功打消了父母对这所学校的疑虑,随后的17年间,High Tech High成功复制,增设13所学校,并将教育延伸到了初中和小学。记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按字面意思翻译是《极有可能成功》)就展现了High Tech High的各方各面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关于教育改革的深入思考,是教育纪录片里的经典,不仅获得了各种电影节大奖,还在美国上千所学校巡回放映,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就像AltSchool一样,很多人可能都听说High Tech High,但是我在看完这部片子后,除了内心的震撼之外,还是思考了良久。(点击观看Most Likely to Succeed的预告片)理想的学校应像儿童博物馆现实中孩子只关心如何考试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100多年前,教育改革者就已经知道了方向,而100多年后,才出现High Tech High这样一所学校,谨小慎微地告诉人们,这一次改革“极有可能成功”?纪录片里High Tech High的教室,就像一间间儿童博物馆。100多年前,对当时教育系统不满的教育...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6 - 04
    一个初夏的周五,我匆匆赶到蒲公英泉源学校,处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刚从北京转来的一位学生,又在学校打架了,这已经是他入学后第三次对同学大打出手。合作方校长打电话说,这样的学生放任不管,双方的合作就会面临全校师生的质疑…… 学生姓韩,在其它学校因打架退学,父母各种保证之后入学泉源,此刻再次面临退学的选择。这个上午我陪着他在学校操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从双方保持戒备的谈话,逐渐聊到各自对学校和社会的看法。长时间交谈后我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他的语言学习能力、团队组织能力都非常强;对社会问题的见解超乎很多成人;对友谊、品格有着比普通人更高的标准;思维方式更是异于多数高中生——这导致他几乎没有朋友,人际矛盾时时处处……我意外地因这次交谈,触发了一场办学观念的更新。我想:这样的学生如果总是退学了事,那我们为什么要追求办更好的学校呢? 我告诉韩同学:也许正因为你自己内在的不凡,所以对环境、老师、同学、友谊等,都有着过高的“审美要求”,并渐渐产生对抗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全是你的错;但学校有局限,只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设计一切。我建议他: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或者在任何环境里,你都要学会一个技能:懂得保护自己,一方面适应学校环境,一方面保持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说这一切的时候,很清晰地看见韩同学的眼睛渐渐亮了,整个人在空旷的操场上放松下来;他说原来自己还不算是无可救药,尽管父母和老师早已这样定义了他……他婉拒了我的“再一次机会”,最终转走了。我深深痛惜他的离开,终于体会到一个办学者的极度无奈:当一个孩子被某种机制所驱逐,其实并不是上苍颁给了他“无可救药”的“证书”,而只是揭示了整个“社会与家校系统”单调无力的现实。这一期杂志,献给所有“非优质生源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此刻新学年招生多半结束了。也许你会再一次发现,数以百计首次走进校园的孩子们,那些让人一...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4 - 19
    今日叙事国际舞蹈委员会在1982年提出将4月29日定为“世界舞蹈日”,以纪念现代芭蕾舞之父Jean-Georges Noverre,同时增加大众对舞蹈的重要性的注意,并希望各国政府在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中为舞蹈提供空间。 放眼今天的教育——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卸下19世纪以来“教育工厂”镣铐的最佳途径,重新定义知识、学习、教育、学校,从而能够在知识经济和人工智能时代,跳出一支更自由、优雅的舞蹈。 假如教育是一支优雅的独舞,这6所学校告诉你如何跳得漂亮综合编辑/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4月中旬,先是衡水中学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开分校遭到浙江教育人集体发声抵制一事,刷出堪比《人民的名义》的热度;后有杭州某学校将学生分成“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等引起争议。也许围困与突围、枯朽与新生这两个似乎矛盾却并存的事实,构成了当代教育的真实图景。但依然存在一些零星的、自发地、弱小的新学校和新教育,昭示着季候演化和潮流转变的信息。今天,就一起走进它们,看他们跳出了怎样的舞姿。 全人之美:过一天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内蒙古自治区罕台新教育实验小学(以下简称“罕台小学”)成立于2010年8月,缘起于“新教育”研究团队与当地教育局的合作,是国内第一所全面、完整地践行新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的“新教育”实验小学。 罕台小学干国祥校长说:“要阐释我心中理想的教育很简单,就是我常跟老师们说的两句话:让自己开出一朵花来,让整个世界感受到你的色泽与芬芳;让每个与你相遇的还变得优秀甚至卓越,不抛弃任何一个。” 在大力提倡教育理念革新的今天,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好的教育是“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但什么是可良性循环的“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罕台小学有另一种答案。 在这里,“以孩子为中心”不是简单的无拘无束或任其发展,而是每一个...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犀牛云》 《犀牛云》 《犀牛云》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3 - 2017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