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al Research 教育研究

唯有设计我们的学习,才能成为“学习的设计者”

发布时间: 2017-03-20
来源:
浏览数: 32

未来的学校是属于这样一些人:能运用这个时代最新的研究成果,工具方法,让全世界都成为师生学习的资源,同时还能在整体的身心上保持一个全面、健康的平衡……

各位老师晚上好!今天刚好是三八节,我们却天南海北聚在一个课堂里,真是令人感动。我想节日里还走进课堂的老师们,从生命状态而言,女士一定是优雅的,男士一定是从容的!

是的,这个时代男士如何保持从容?女士怎样习得优雅?我的理解,最重要的是终其一生展开持之以恒的有效学习。

关于学习,有太多的讨论可以展开,今天是“蒲大”开学第一天,我想随机截取几个自己的阅读经历,和生活中的人与情境,和大家分享,也许可以带出大家对身边学习资源更多的认识和分享。

- 1 - 角色转型:“教学”专家到“学习”专家
我的核心观点是:今天的青年教师,必须学会设计我们的学习,学会“让全世界成为我们的学习资源”,才能从容应对教师这个职业的巨大挑战。

为什么?首先从老师角色的时代转型说起。

日本教育学者佐藤学二月底在华东师大有一个报告:《专家型教师的学习与省察》媒体报道的标题是:《那些“很会教”的老师,从今后来看是不合格的》。

他说:在今天及今后,世界上将没有比教师更难的工作。他还说,教师要从“教的专家”,进化成为“学的专家”。

更具体而言:今天及今后,老师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必须要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

 

- 2 - 教师如何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

唯有设计我们的学习,才能成为“学习的设计者”

教师成为“学习行为的设计者”,近年来蒲公英智库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在2016年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上,我们提出了一句话:用设计改变教育,以教育设计未来——关键词也是“教育需要设计”。

 

那么,什么是设计?如何设计?

百度一下,设计,是从设计思维出发,展开有目标的系统性创意改进实践活动。

设计思维,我的理解一是积极改变世界的信念体系;二是一套如何进行创新探索的方法论系统。

目前,在全球企业界专业人士中都有一种潮流,他们希望通过引入设计思维,个人和企业达到一个更高的创新水平,在全球经济竞争中获得优势。

设计思维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它具有综合处理能力的性质:理解问题产生的背景,催生洞察力及解决方法,并能够理性地分析和得出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它是一种方法论,从目标或者要达成的成果着手,然后,通过对当前及未来的关注,同时探索问题中的各项参数变量及解决方案。

 

那么我认为教育也是如此,中国学校教育要获得全球竞争优势,关键依然在于以设计思维为前提的学习设计。所以我们需要更深入地追问:什么是设计思维?当教师需要成为学习的设计者时,会给教师成长带来什么不同?

众所周知,从一个维度上说,教育,就是一个引导孩子更完整地理解这个世界的过程,所以我认为,教师作为“学习的设计者”,你需要首先让全世界成为你的学习资源。


- 3 -“学习的设计者” 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有一位多年好友,资深设计师郭晏麟先生。在一次我们共同出差的途中,他提到最优秀的设计是“设计追随功能”,设计的目的不是表达自己,而是更好地满足功能需求。

也就是说,设计者必须对他所设计的对象有非常深入的了解;而越是穿越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与现实世界的更多层面,才越是具备从方方面面捕捉功能需求,进行价值呈现的能力。

 

在今天回忆起这个事情时,我才突然发现,当我们进入学校领域时,如果用“设计追随功能”这个观念来面对我们的教育,不难发现,今天的教育现场已经迫切需要更加海阔天空的课程需求,不是吗?

因为学生的学习其实已经更加海阔天空,他们渴望更加生活化、人性化、审美化、技术化的课程来引领自己。那么作为“学习的设计者”,你的知识面是否需要更加海阔天空?你是否需要更丰富的生活经验以及和学习相关联的习惯?你是否要去认识理解人性?去提升审美素养?去掌握更多技术化的工具手段?

 

很显然,如果我们越思考“学习的设计者”这个角色,我们越发现设计真的需要反复了解整个世界很多很多的维度与层次,远远超出教育人过去的认知。这给我们带来一个巨大的难题:这么多要学的,如何做到呢?


- 4 - 聚焦和沉浸  才能让全世界成为自己的学习资源

作为学校文化与战略发展的研究者,蒲公英智库的负责人,我的主要工作也是设计:企业的战略与文化、学校的战略与文化,同样需要开阔的视野与知识面。当我反思自己经历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年以来,不知不觉我早已开启了一个“设计者的人生”。

前两天我写了一篇短文,我给大家念一个片段:

2017年2月25日,周六,我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7点,自然醒来,躺在被窝里,花10分钟速读当天智库微信公号里的文章,转发了自己比较认可的两篇;5分钟浏览别的公号和朋友圈,转发了一个有意思的教育活动;

8点,等待吃早餐,顺便把阳台上的植物修剪了一下。半小时后略显阴暗的阳台亮堂起来,突然体会到,其实环境设计中校园植物也并非越多越好,科学有序、能量平衡才是最重要;

9点,跟女儿轻松地讨论了她的“爱情观”,顺便请教一下今天大多数中学生的早恋方式;

9点半,开始审阅本期稿件,突然发现好多有意思的教学软件都没有听说过,在电脑上自学试用一款自己正思考要不要合作的工具,发现还行,继续审稿;

11点,到阳台上休息,做“平板支撑”运动。因为上半身垫高了一级,所以支撑了两分半钟,超过昨日一分半的纪录,顿时对这个运动的兴趣大增。因此反思到:泉源高中项目式学习的挑战度设计,也应该降低一些难度,以提振学习信心;

12点,参与做午饭,摘菜剁肉,听“得到”APP音频“任正非:华为如何收获天才”等内容;

14点半,坐公交车去市中心方所书店,车上反复大声播放“紧急逃生安全视频”,让人心烦;很快发现视频的解说标准流利,于是一路学习发音纠正我的“川普”倾向;

17点,在方所书店买下一本好书——《自主学习的革命》,翻开前言有一句提问,仿佛在注解着这一天:为了构建属于自己的未来,在我们一生中,该如何更有效、更快速地学会所需的知识与技能?

......

 

总结一下这个“流水账”的涵义。这么多年以来,媒体人出身的我一直持守这样的“成长哲学”:让全世界都成为自己的学习资源。这对我而言是一个革命性的观念,至今受益无穷。

同时我也不断告诫自己、同事与亲人:只有在某一个领域“聚焦和沉浸”,才能让所有碎片化学习有一个深深扎根的着力点;同时也只有具备高阶的思维能力,站在更高的维度审视一切学习内容,才能不被学习资源带进混乱与迷雾中。

 

是的,这一个普通的周六,我不幸依然在工作,却并没有只做工作上的事情,还修剪了阳台,参与了做饭,锻炼了身体,外出散步……但所有这些事情,我又“聚焦和沉浸”在自己最关心的工作事务上,因此同样获得了很多的有效学习。

 

这当然是人生的一个习惯。如果说我当下很幸运渐渐拥有了职业人生的从容,其实它跟我的学历和经历相关度只有20%,跟我的学习方式、学习能力相关度有80%。

这就是我上一堂课所讲到的学校教育“T型人才观”。


- 5 - 学校教育的T型人才观

什么叫“T型人才”?

T这一横,代表你学习的宽度。你用什么样的开放心态,什么样的跨界状态来展开你这一横的学习宽度?那么这一竖,就是你学习的深度。一个人学习要有深度,并不一定非要扎在一个理论里面,我认为当你真的有这一点扎下去的时候,其实你还可以有另一种方式,就把你上面这一横加重。当你上面这一横足够重的时候,它自然而然就往下扎得很深。

 

我想这就是T型人才观里面的一个内涵:你的宽度有时会决定你的深度,那么只要你用一种结构来让你的宽度在一个点深深的扎下去。我想,只有这样的老师,才能够从容面对越来越多海阔天空的学生。

最重要的学习不在远方,就在身边

我想说,最重要的学习其实不在远方,而是就在身边,在社区、在学校、在家庭、在触手可及的一切,只要你善于设计自己的学习,把一切经历都作为你创造性学习的元素,你就是一个有效的终生学习者。

 

这个话题跟蒲公英大学有什么关系?

回忆一下一年以前我们讨论的“蒲公英大学创办初衷”:帮助老师们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投入高品质的专业学习,都能够展开一种轻量化、低消耗的学习。

在新的一年,我们发现,这个目标还不够, 2017年,我们期待除此之外,还能尝试着另一种学习方式,让全世界成为你的学习资源,制定一场阶段性个人学习的“打怪升级”目标,把分身乏术的中年时间危机,变成游刃有余的学习型人生。

 

唯有设计我们的学习,才能成为“学习的设计者”

 

- 6 - 学习的关键技能:跨界融合术

这场学习的关键技能:我称之为“跨界融合术”:把人生不得不干的很多事情,变成一件或两件事情:聚焦目标、完全浸没、极简生活……

比如把学习、工作、生活、健康这些我们必须要完成重视的事情,融合起来;把一边在线学习、在地培训,一边自己动手写、动手做、动口讲,融合起来。

或者,你是否可以更加深入仔细地观察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沟通、请教,深度理解,毫无芥蒂地交流,从而展开推己及人的学习吗?你是否能够在一场春天的郊游中,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洞察思考,和家人展开一场关于教育的讨论吗?你是否能够在无聊的公交车或地铁上,找到你学习与观察的方式吗?你是否能够试着把学生最爱做的事情,和你的课堂教学设计结合起来吗?


怎样更好地实现学习上的融合,这个需要大家自己的设计加共同的智慧。

唯有设计我们的学习,才能成为“学习的设计者”

最后要说的是,这个话题对学校校长而言依然成立:当学校必须为师生引入更多的学习资源、学习工具时,你没有必要万事俱备才开始,现在就可以筛选随处可得的工具,打量随处可得的资源,来构建学校和师生的未来;同时你也必须致力于帮助师生找到他们的自主学习方式,作为一个生命突破自我的正确着力点。


因为未来的学校正是属于这样一些人:能运用这个时代最新的研究成果,工具方法,让全世界都成为师生学习的资源,同时还能在整体的身心上保持一个全面、健康的平衡……

亲爱的老师们,当你进入蒲公英大学,展开整学年的课程时,我们正式期待,和你携手,设计这样一种学习,走向这样一种教育人生。

(作者:李斌,蒲公英教育智库创始人,《新校长》杂志总编辑,本文为作者在“蒲公英大学”开学第一课的文字整理,有删节)


  • 相关推荐 RELATED TO RECOMMEND
  • 点击次数: 350
    2017 - 07 - 12
    发现真正的学习近年来,国内教育界逐渐兴起一种新的学习形态。随着这种形态的延展和推进,它几乎成 为了课程改革绕不开的关键步骤。它,就是项目式学习(Project Based Learning,简称 PBL)。其实,PBL 并不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新概念,一百多年前杜威提出“做中学”“学生为主体” 时,PBL 就已萌芽。又由于 PBL 本身具有混合学习模式的特点,国内教育者常常把 PBL 和探 究性学习、主题式学习、综合实践活动等相混淆。那么,PBL 究竟是什么?它凭什么获得这么多关注,它的优势在哪里、难点又是什么?如 果学校要采用 PBL,该如何做?在本期杂志中,我们试图回答以上问题。选择美国High  Tech  High特许学校(以下简称HTH)作为封面报道,是因为HTH从建立之初就确定了完全以PBL 模式办学,17年来,让学生通过PBL 对学习产生兴趣,在解决问题中真正地学到知识和技能成为HTH 的办学宗旨。HTH的重心不在于PBL本身,而是支持PBL 常态化实施的整套体系:项目联合设计与角色分配机制;提供参与动力的社区展示之夜;老师的招募、聘任与培训制度;工具与环境;更底层的软技能培训等等。我们可以看到,HTH 没有沉迷在PBL的概念中,而是基于问题洞察,将最大的精力和资源放在通向目标的道路建设 上。在实施中,PBL 对教师的过程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将学科知识打碎融入一个个项目内,也是极大的挑战,因此在中国的教育环境下,似乎有点令人望而生畏。但也有学校走在前头,勇敢地进行尝试并不断完善。在“跨学科的挑战”这个板块,我们就介绍了比如蒲公 英泉源学校,2016年9月开始实施...
  • 点击次数: 123
    2017 - 07 - 05
    今天的学校教育形成于机器化大生产时期,当互联网成为整个社会发展的基础设施,教育的目的和方式也随之发生重大变革。特斯拉在招聘时想寻找那个“不存在的人”,为未来社会准备人才的学校显然已不能只注重知识的灌输。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上,有三所进行教育创新实践的学校分享了各自的经验,你会发现,在他们那儿,个性化、培养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才是核心。学校要教孩子骑自行车,老师们忙着开相关讲座,捧着《自行车教科书》照本宣科。学生们熬夜苦读,只为记住那些五花八门的自行车零部件名称。他们需要在考试中默写这些名称,可能因为拼错“变速器derailleur”这个词而被扣分,并因此失去自信。为了考上一所顶尖的自行车大学,他们需要夜以继日地准备BAT(Bicycle Aptitude Test)考试,考题可能长这样——在常规的竞赛用自行车曲轴中,前车轮上有多少个齿轮?a.7 b.9 c.13 d.39 e.53有些学生在考试中被刷,有些继续挣扎,就是没有人真正骑过一辆自行车。听着很可笑是不是?这是哈佛教育专家Tony Wagner与风险投资人Ted Dintersmith在他们合著的《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一书中所描述的情景。BAT考试当然是杜撰,却一针见血地讽喻了当前脱离社会现实、被标准化考试牵着鼻子走的教育怪象。美国教育家、实用主义哲学创始人约翰 · 杜威说:“如果我们按昨天的方式教今天的学生,就等于掠夺了他们的明天。”死记硬背、重知识轻能力、以考试作为主要甚至唯一衡量手段……这是传统学校教育的特征,也是它为人所诟病之处。越来越多的教育界人士已达成一种共识:以集体授课、标准化考试为主要标志的现行学校教育产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它曾经高效地为那个时代培养人才,却已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对人才的新要求——从理念到形式,我们的教育...
  • 点击次数: 105
    2017 - 06 - 30
    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这些发生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今天,推荐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所创新学校——High Tech High的故事。这所中学的建立,抛弃了加州的课程标准,放弃了考试为目的的分学科教学体系,跳出了只雇佣师范学院专业教师的局限,彻底采用项目制跨学科学习。这里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 起初,父母们充满疑惑地把孩子送到这里,随后经历了紧张、焦虑、感动和惊喜等各种可能的情感体验。但98%的大学入学率,成功打消了父母对这所学校的疑虑,随后的17年间,High Tech High成功复制,增设13所学校,并将教育延伸到了初中和小学。记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按字面意思翻译是《极有可能成功》)就展现了High Tech High的各方各面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关于教育改革的深入思考,是教育纪录片里的经典,不仅获得了各种电影节大奖,还在美国上千所学校巡回放映,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就像AltSchool一样,很多人可能都听说High Tech High,但是我在看完这部片子后,除了内心的震撼之外,还是思考了良久。(点击观看Most Likely to Succeed的预告片)理想的学校应像儿童博物馆现实中孩子只关心如何考试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100多年前,教育改革者就已经知道了方向,而100多年后,才出现High Tech High这样一所学校,谨小慎微地告诉人们,这一次改革“极有可能成功”?纪录片里High Tech High的教室,就像一间间儿童博物馆。100多年前,对当时教育系统不满的教育...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6 - 04
    一个初夏的周五,我匆匆赶到蒲公英泉源学校,处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刚从北京转来的一位学生,又在学校打架了,这已经是他入学后第三次对同学大打出手。合作方校长打电话说,这样的学生放任不管,双方的合作就会面临全校师生的质疑…… 学生姓韩,在其它学校因打架退学,父母各种保证之后入学泉源,此刻再次面临退学的选择。这个上午我陪着他在学校操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从双方保持戒备的谈话,逐渐聊到各自对学校和社会的看法。长时间交谈后我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他的语言学习能力、团队组织能力都非常强;对社会问题的见解超乎很多成人;对友谊、品格有着比普通人更高的标准;思维方式更是异于多数高中生——这导致他几乎没有朋友,人际矛盾时时处处……我意外地因这次交谈,触发了一场办学观念的更新。我想:这样的学生如果总是退学了事,那我们为什么要追求办更好的学校呢? 我告诉韩同学:也许正因为你自己内在的不凡,所以对环境、老师、同学、友谊等,都有着过高的“审美要求”,并渐渐产生对抗情绪。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不全是你的错;但学校有局限,只能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设计一切。我建议他: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或者在任何环境里,你都要学会一个技能:懂得保护自己,一方面适应学校环境,一方面保持自己独到的见解。我说这一切的时候,很清晰地看见韩同学的眼睛渐渐亮了,整个人在空旷的操场上放松下来;他说原来自己还不算是无可救药,尽管父母和老师早已这样定义了他……他婉拒了我的“再一次机会”,最终转走了。我深深痛惜他的离开,终于体会到一个办学者的极度无奈:当一个孩子被某种机制所驱逐,其实并不是上苍颁给了他“无可救药”的“证书”,而只是揭示了整个“社会与家校系统”单调无力的现实。这一期杂志,献给所有“非优质生源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此刻新学年招生多半结束了。也许你会再一次发现,数以百计首次走进校园的孩子们,那些让人一...
  • 点击次数: 73
    2017 - 04 - 19
    今日叙事国际舞蹈委员会在1982年提出将4月29日定为“世界舞蹈日”,以纪念现代芭蕾舞之父Jean-Georges Noverre,同时增加大众对舞蹈的重要性的注意,并希望各国政府在从初等教育到高等教育中为舞蹈提供空间。 放眼今天的教育——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求卸下19世纪以来“教育工厂”镣铐的最佳途径,重新定义知识、学习、教育、学校,从而能够在知识经济和人工智能时代,跳出一支更自由、优雅的舞蹈。 假如教育是一支优雅的独舞,这6所学校告诉你如何跳得漂亮综合编辑/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4月中旬,先是衡水中学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开分校遭到浙江教育人集体发声抵制一事,刷出堪比《人民的名义》的热度;后有杭州某学校将学生分成“精英组”、“平民组”、“麻将组”等引起争议。也许围困与突围、枯朽与新生这两个似乎矛盾却并存的事实,构成了当代教育的真实图景。但依然存在一些零星的、自发地、弱小的新学校和新教育,昭示着季候演化和潮流转变的信息。今天,就一起走进它们,看他们跳出了怎样的舞姿。 全人之美:过一天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内蒙古自治区罕台新教育实验小学(以下简称“罕台小学”)成立于2010年8月,缘起于“新教育”研究团队与当地教育局的合作,是国内第一所全面、完整地践行新教育理念和课程体系的“新教育”实验小学。 罕台小学干国祥校长说:“要阐释我心中理想的教育很简单,就是我常跟老师们说的两句话:让自己开出一朵花来,让整个世界感受到你的色泽与芬芳;让每个与你相遇的还变得优秀甚至卓越,不抛弃任何一个。” 在大力提倡教育理念革新的今天,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好的教育是“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但什么是可良性循环的“以孩子为中心”的教育,罕台小学有另一种答案。 在这里,“以孩子为中心”不是简单的无拘无束或任其发展,而是每一个...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关注我们 Our attention
《犀牛云》 《犀牛云》 《犀牛云》
在线留言 FEEDBACK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地址:
  • *
  • 电话:
  • *
  • 传真:
  • *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
  • 留言主题:
  • *
  • 详细说明:
  • *
Copyright ©2013 - 2017 重庆市新美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